這一刻,嬴政也走出長案,走到大廳中央:「令咸陽百姓,在各地官署之中自己稟報田地數量,必須要屬實。」

「同時自實田之後,國府出面分田!」

「諾。」

點頭答應一聲,趙高連忙奮筆疾書,將始皇帝的意思轉換成最適合的詔書格式,然後落筆。

詔書在等墨干,嬴政轉頭看向鄭國與李斯,一字一頓,道。

「同時,讓大田令派遣官吏核實,將具體情況統計出來,然後與治粟內史官署丈量的結果統一對比,然後進行分田!」

……

。 秦悅然對劍神的了解太少,她甚至還不知道劍神會醫術。

所以,李初晨提出的問題。

秦悅然也沒有辦法給出準確答案。

秦悅然聳了聳肩。

無奈地說道:「大人,您還是先把劍神請來再說吧!」

劍神的妻女被害,執意要去熊本國。

去找山本宮子報仇。

他這時候,應該已經抵達熊本。

李初晨沒有劍神的聯繫方式,也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

想了想,李初晨就拿出衛星電話。

他把電話打給白澤,讓白澤弄兩顆衛星,去把劍神找出來。

李初晨打完電話,他們也正好走到西餐廳門口。

「秦悅然,我吃完飯就得動身去熊本國。我妻子和女兒,就暫時拜託你了!」

「大人,你變了!」

秦悅然感慨地說道,「您以前可不會婆婆媽媽的。」

「那你覺得,以前的我,和現在的我,那個才更真實呢?」

「說實話,我更喜歡以前的獄神大人,那個殺伐果斷的獄神大人。」

說著,秦悅然的眼中,就流露出一絲崇拜的神色。

「爸爸,快來,我和媽媽在這裡!」

李初晨他們剛走進西餐廳,就看見盼盼小丫頭站在椅子上。

拚命地朝著他們揮手。

李初晨臉上露出笑意,邁步就往孫欣欣她們所在的地方走去。

盼盼小丫頭高興地跳著喊著。

可能她的聲音比較尖,吵到旁邊的客人了。

一個年輕人,不悅地瞪了盼盼一眼,又怒氣沖沖地說道:

「這是那來的野丫頭,一點教養都沒有。」

孫欣欣聞言,俏臉一紅。

急忙拉著盼盼,讓她坐下。

又教訓道:「盼盼,安靜,吵到別人是很不禮貌的!」

緊接著,孫欣欣又站起來。

對著剛才數落盼盼的年輕人,微笑著點了點頭。

充滿歉意地說道:「對不起,我女兒第一次來吃西餐,有點興奮。吵到你們,很抱歉!」

「美女,道歉就要拿出一點誠意。來來來,喝了這杯酒,我就當什麼事也沒發生。」

剛才發牢騷的年輕人,往杯子里倒滿紅酒,走過來。

把酒遞給孫欣欣。

又說道:「美女,你不會不給我面子的,對吧?」

孫欣欣臉色為難地說道:「對不起,我不會喝酒!」

「要不,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算是向你們賠禮道歉了!」

「以茶代酒,算什麼誠意?」

那年輕人不悅地說道,「不就是一杯紅酒嗎?」

「又不是烈酒,你就當成飲料,一口就喝下去了。」

孫欣欣是真誠道歉。

卻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要刁難她,要讓她喝酒。

正不知所措的時候。

李初晨和秦悅然,正好走過來。

孫欣欣就拉了李初晨一把,想讓李初晨代她喝下那杯紅酒。

「這杯酒,不能喝!」

秦悅然看見,杯子邊上,有白色粉末,就沉著臉說道,「他在酒里動了手腳。」

「我動你媽比!」

那年輕人,聽到秦悅然的話,頓時就大罵了一聲。

他端著酒杯的手一揚,就要把酒潑到秦悅然臉上。經過了再一次的演示,蘇禹將這個奇妙的採摘手法銘記在心中。

之後蘇禹又特意用這種手法,親自採摘了幾株悟凈草。

而原本答應讓蘇禹用來試驗煉丹的備用的悟凈草也由三株變成了五株。

甚至紫菱姑娘還非常大方的說,若是用了這五株悟凈草之後,蘇禹還是沒有煉製……

《丹道至聖》第八百零一章交心 第82章而這邊蕭泓宇的臉色溫潤不在,似極力壓抑著什麼,好生嚴肅,此時他一甩袍子,當即從三樓走了下來,姜紫雲和她的婢女緊跟在身後。

秦臻看著他漸漸的走向自己……雙眼平靜無波,但沒有人知道她的心中焚燒著熊熊烈火,一片燎原。

蕭泓宇,我曾經無數次想要奔向你,可現在我想殺了你。

「這位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卻不可以亂說,君家大小姐與姜家二小姐的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本皇子無從得知,但你卻無故栽贓本皇子,這件事本皇子需要一個解釋,否則今天你們休想走出這心悅茶樓!」蕭泓宇一貫溫和的臉帶著冷意,口氣也很是嚴肅,來彰顯著他的怒氣。

「完了,六皇子好像生氣了。」

「這個面紗女子可真是什麼都敢說,她到底是什麼身份?」

「嗐,君二小姐找的人,說話不過腦子,瞧瞧六皇子的臉色,是真的不好看了。」有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蕭泓宇抿著唇,眼中壓抑著戾氣,原本他以為這只是兩個世家小姐之間的一點兒事兒,但沒想到這個面紗女子三言兩語竟然將這件事上升到了陰謀論,甚至還帶上了他。

要知道這番話的指控性太嚴重了,若是傳出去,那父皇、七皇帝,還有君家人會怎麼看他?

蕭泓宇臉色微沉,只更加肯定面前這面紗女子是在針對他,於是看向秦臻的眼神格外銳利。

另一邊秦臻說完這句話,站在她身後的君靈兒忙的扯扯她的衣服,心裡那叫一個震驚,她堂姐鬧的是不是有點兒太大了,這怎麼還牽扯上六皇子了呢?

秦臻自是沒管她。只見她眼神冷厲的看向蕭泓宇和姜紫雲,接著開口道,

「本來我也以為跟六皇子沒有關係,但是近日撞見姜家劉小姐與六皇子關係親密,我這才驚覺,一切事情都是有預謀的。」

「預謀什麼?你休要信口開河!君靈兒,這人是誰,你從哪裡找來的,遮遮掩掩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在這裡胡言亂語、胡說八道,到底是想幹什麼?有本事你們把君緋色叫過來,親自跟我對質!」姜紫雲怒聲道。

她聲音落下,卻只聽一聲嗤笑,輕而不屑,接著秦臻開口,

「可以,那我就親自跟你對質!」眾人還沒反應過來這話什麼意思,便是離的近的蕭泓宇和姜紫雲也愣了一下,接著他們便看到面前的秦臻抬起纖纖玉手,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摘下了臉上的面紗。

嬌艷無雙的容貌,不再是飛揚跋扈的張揚神情,而是清冷如冰雪的寒冽。

但是這張臉在座的人可都認識,主要是太出名了,這不就是君緋色,君家大小姐本人嗎?

「這,這君家大小姐?」

「哎喲,我怕不是瞎了,這怎麼就是君家大小姐呢?」

「不是說君家大小姐被玄王爺給打的不行了嗎?」

「這不是重點啊,重點是我印象中的君緋色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心悅茶樓的眾人頓時驚了,交頭接耳出聲。

個個眸光震驚,盯著秦臻,恨不得從她的臉上盯出個洞來,這事兒怎麼看都有點兒玄幻啊。

君家大小姐那是出了名的文盲,大字不識一個,可剛才那可是一句接一句懟的姜家小姐啞口無言啊。

這什麼情況?君大小姐中邪了?

「君緋色?」金靈便在這樣群情激昂的氛圍下,將林飛翼和齊修提了出來。

他們倆的戰鬥力早已被巡邏隊的那群人宣揚了出去,所以當金靈提出讓齊修任巡邏隊一支隊隊長,林飛翼任巡邏隊二支隊隊長的時候,下面的人眾人一點意見都沒有。

當然了,金靈做好了的決定,就算有意見她也不可能改變主意。

末世之後的人類就像從前的叢林,實力為尊,誰不服就打到他服,想要在叢林里建立新的秩序,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自身夠強。

同時,金靈將巡邏隊重新進行了安排。

一支隊的職責是清理喪屍,是對付敵人的

《末世女配反殺之路》第十章變故 古靈有些煩亂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不可能的,張阿姨,我不是頭一次在房子裏聽到這樣的哭聲……」

上次是一個雨夜,窗外雷電交加,而且家裏只有她一個人住。

那次,古靈就姑且當做是自己神經質,自己嚇自己。

但是這次,窗外沒有風雨,很安靜。別墅里除了自己,還有張阿姨,為什麼她會聽不到?為什麼只有自己能夠聽到?

古靈握着手機,哆嗦了會兒,才起身下床,快步朝着樓下走去。

走廊里安裝着聲控燈,因為她的腳步聲,次第亮起來。她順着旋轉樓梯下到一樓大廳,按下了牆邊的燈掣。

樓下客廳里打掃得乾乾淨淨,也空無一人。

而那恐怖的女人和孩子的哭聲,卻依然若隱若現的在她耳邊迴響着。

古靈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部,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而那個聲音,卻像是在自己的腦海里生了根,怎麼都揮之不去。

「小姐,小姐……」

張阿姨披着衣裳,匆匆忙忙的從房間里走出來:「小姐,你晚上不睡覺,跑出來幹什麼啊……」

「別說話!」

古靈忽然有些失控的喝住她:「別出聲!」

張阿姨立即被她神神道道的樣子,給嚇得不敢言語了。

寬敞空曠的客廳里,只有兩人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古靈豎起耳朵:「你聽,還是有人在哭——一個女人,一個孩子……」

「沒有啊小姐」,張阿姨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小姐,你是不是聽錯了?」

「沒有!我沒有聽錯!」

古靈無比篤定:「肯定有問題!」

可是,到底有什麼問題,她根本說不上來。

房間里莫名其妙傳來鬼哭的聲音,這似乎說明,她的房子是凶宅!

可是,這房子古靈前前後後住了兩三年了,怎麼以前沒有什麼事兒,現在卻傳出鬼哭聲?

是不是她衝撞了什麼?

古靈想到這兒,莫名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她重新回到樓上,給自己的耳朵里塞上了耳機,聽着自己最喜歡的音樂,睜大眼睛看着天花板,順便把自己這些年所做的事情,一一回想一下。

她還算是個中規中矩的人,做生意還算成功,不算是很善良的人,但也沒有做得太過分,更沒有干過謀財害命這種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