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蕭哇哦了一聲,星星眼的看着軒轅執,「大哥,你是我的偶像,我以後一定要變得跟你一般強大,不,比你更強大,這樣,就沒人敢欺負我哥哥了。」

軒轅執嘆息,「你想變得強大,就是因為不想看到你哥哥被人欺負?」

「這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問題,就是沒想到,他是個哥控。

雲念看着被唐余吾抱起來的紫婷婷,微微眯起眼睛,待人走後她才問,「蕭三蕭五你們誰知道,這兩人的身份?」

蕭五是個百事通,很快在腦海里得到結論,「男的是唐家公子,女的,應該是南詔國紫家的人,因為這世上,能拿到火鞭的女子,為數不多。

只有紫家那位寵女如命的紫家家主,才會給自己女兒準備這麼好的一條火鞭。

兩人似乎同時間加入的聯盟,所以應該是師兄妹的關係。」

「你說的聯盟是?」

蕭五,「就是那個集眾家所長,廣納各路優秀的靈修、斗者、丹藥師、馭獸師加入的地方,也是為南炎宗挑選八成以上宗門弟子的搖籃。」

雲念一聽這個地方,就喜歡不起來。

她呵了一聲,「每次聽到這樣的地方,就感覺像是聚集在一起,培養信徒。」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軒轅執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神閃了閃,「你說得也沒錯,說不定就是呢。」

雲念狐疑的看過去,沒從他臉上看出什麼,聳聳肩,「也是,反正跟我沒關係,即便是聚集信徒,那又能幹嘛呢?」

能幹的事情,當然多了。

軒轅執沒在這個問題上跟雲念深討。

雲念也沒興趣,「軒轅執,你了解南詔國嗎?」

「你想知道什麼?」

「南詔國據說是個實力強大的國家,若非是因為橫斷山脈的阻攔,早早就攻打東離國了,這個你聽說過吧。」

「略喲耳聞。」

看他漠不關心的樣子,雲念還真以為,東離國跟他沒什麼關係,可東離國分明就是他長大的地地方,還是他的家。

有點無語,可她想問的,還沒開始問,於是整理了下思緒,繼續說,「我打算在南詔國開一個斬雲樓;

當然,也可以是其他名字,有些事情要查一查。」

「什麼事情?」

「什麼事清,現在不便多說,如果你能告知,或者有什麼特殊渠道,我會感謝你的。」

軒轅執若有所思的看着雲念,也不知道在琢磨什麼,想了想,給雲念指了一條路,「第一樓知道嗎?」

自然知道。

名聲鶴起,威風八面,可傳聞,第一樓的合作極為難談。

雲念之前也想過走第一樓的路,因為整個雲洲大陸,就沒有第一樓到不了的地方,經營範圍看似很窄,實際上卻很寬廣。

雲念眉眼微動,「第一樓不好見到他們東家吧。」

蕭三跟蕭五對視一眼,兩人視線從軒轅執身上一閃即逝,快速垂下,雲念的精力都在軒轅執身上,所以沒注意到兩人的表情。

而雲蕭專心致志的把玩着手裏的內丹,也沒注意。

只是一隻耳朵聽得很認真。

軒轅執用靈力鏟掉兩邊的野草,慢條斯理的開口,「也不盡然是,我跟第一樓東家有些交情,需要我引薦嗎?」

「條件是什麼?」

雲念不信世上無緣無故的好,軒轅執不可能光是因為雲蕭的關係,所以對他們這麼照顧,除非,另有所求。

軒轅執見少年戒備的盯着自己,好似自己像是什麼會獅子大開口的惡人一樣,眸色沉了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想自己的形象在雲念面前這麼糟糕。

但是很清晰的感知到,這樣的狀態,自己很不喜歡。

他手指微微收攏,「倒也不至於有什麼條件,給你蛇膽果你治好我,原本就不對等的條件,蛇膽果不易尋到不假,但是我所中之毒,也不容易解開。

固然,這個人情也當做是抵消你拯救我的謝禮,明日午時,你上第一樓,有人會接待你。」

「多謝。」

雲念也不喜歡佔人便宜,在她看來,蛇膽果已經抵消了對軒轅執的恩請,但是軒轅執明顯沒有這種認知。

想了想,雲念道,「我會給你準備一些破厄丹,算是謝禮,我親自煉丹。」

雲蕭喪著小臉,「哥哥,親自煉丹,不用在我面前說得這麼自豪,我知道我能力還不夠,但是我也會努力的。」

「我沒有貶低你的意思蕭蕭。」雲念哭笑不得,「你現在還小,實力還沒上來,等你實力變得強大,你也會很容易上手。」

「我變強大的路途漫漫。」

這倒是真的。

雲念笑了笑,也不說話。

她斂回思緒,再次開口問軒轅執,「九皇子,你跟外表看起來,似乎處事上,很不一樣。」

「我若是安心做個九皇子,我現在屍骨都被啃食乾淨了。」

雲念;「……」

這倒是,自古皇家多薄情。

不會自保,只有等死。

回到蘭亭苑,雲森就迎上來,見雲念兩手空空,「主子,沒尋到嗎?」

「當初去看的時候,弄錯了,那是千年蛇膽花,還需一千年才能結果。」

雲森:「……」

雲蕭哈哈笑了笑,「森叔,看你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我就滿足了。」

雲森哭笑不得,「你這小子。」

雲蕭拿着赤蛇內丹跑到煉丹房,準備好好研究研究,雲念給過他一本書籍,上面記載了各種靈獸內丹的妙用。

赤蛇生性惡毒,幾乎到了不想跟他交流的地步,不僅如此,赤蛇還打算在他成長起來,幹掉他。

做夢呢。

可今日去橫斷山脈,也有奇怪的事情,雲蕭的注意力,雖然不在軒轅執身上,可還是敏銳的能感覺到一些東西。

例如,軒轅執的威壓,似乎讓那些靈獸更懼怕。

這是某種無形中的特殊感應。

他沒見到雲念有什麼異常,所以肯定,雲念沒感覺到,只有他能感覺到。

難不成,軒轅執真的是他大哥?

不對啊,娘親也生不出這麼大的兒子啊。

甩了甩腦袋裏亂七八糟的思緒,雲蕭認真開始研究內丹的作用,他想,自己肯定能找到最合適的用處。

之前跟雲念探討大陸職業的時候,似乎說到過一個特別特殊的職業,叫陣法師還是什麼來着。

比丹藥師還要稀缺。

而靈獸內丹,可以用作陣眼佈陣,這有點牛。

雲蕭十分感興趣,可惜身邊沒有陣法師,不然,自己肯定好好學。

要是有一本陣法師書籍就好了。

陣法師的要求是什麼來着?

他得好好想想。

……

翌日午時,雲念出現在第一樓,第一樓的三樓包間里,軒轅執帶着面具,蕭七就站在他身邊,「主子,雲公子到了。」

「將人請上來。」

「是。」

雲念站在大廳,掌事詢問了她來有何事,她自報家門后,告知自己來見第一樓主人,掌事應該事先被交代過。

點點頭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雲念站了一會兒,沒多久就看到一個一身黑色勁裝的男子從樓梯上走下來,長相陰柔,帶着幾分病態之感。

雲念迎上去,還未開口,就聽到對方說道,「雲公子是嗎?」

雲念頷首。

男子側身讓開一些空隙,在前面帶路,「請隨我來,主子在三樓。」

雲念沒多問,也沒多看,低着眉眼跟在男人身後,爬上三樓,然後在最末未的包間,看到了榻上半躺着的,第一樓的主人。

他帶着銀月狐面具,只露出一雙奪人攝魄的眼睛,瞳孔很深,隱隱出現一抹刺眼的金色,雲念一凜。

金色。

她兒子的眼睛,她嘗試着再去看,男子已經別開了視線,可半躺着的姿勢,依然不變,像個尊貴掌控眾生的神祗。

睥睨、孤傲。

搭在身側的手,修長,白玉,毫無瑕疵。

雲念微微一愣,這手怎麼看着有點熟悉,可一晃而逝,她實在是想不起來,索性也不想了,視線跟對方對上。

雲念又換了一張麵皮。

面具背後,軒轅執無奈的勾唇一笑,聲線也變換了幾分,「聽聞,斬雲樓摟主跟我有一樁生意要談。」

「是的。」

雲念手指一動,撩開面具,露出真言,用最坦誠的方式,來作出最大的誠意。

軒轅執手指一動,有些意外,他以為他是擔心暴露身份,覺得第一樓不值得信任,才會帶着面具的。

沒想到是為了掩人耳目。

有點小聰明。

「我聽軒轅執說過,不過,雲樓主可以自己說說,合作內容,對第一樓,有什麼好處?」

雲念想過見到這位樓主,能被問到的一切問題,於是她笑了笑,自信又從容,「不知道能帶給第一樓什麼,但是我可以答應樓主一個要求,救命的那種要求;

我醫術不錯,至少在現在的東離國內,無人能比一二。」 「我們……認識嗎?」

「你……不記得我了?」

蘇綽有些驚訝。

他當年和這個女人還有很深的淵源呢!

想到當年,他眼神有些玩味。

「抱歉,你可能認錯人了,我弟弟還在等我,拜拜。」

她不習慣和陌生人說太多話,禮貌的告別匆匆離去。

蘇綽沒去追,只是眯眸盯著她的背影,臉上浮現出濃厚的興趣。

嘴角忍不住勾起來。

就在這時,入耳式的通訊器響了。

「老大,犯罪團伙已經包圍了,準備抓捕行動吧?」

「好,動作輕一點,別嚇著商場里的小玩物。」

蘇綽笑著,大步離去。

唐柒柒帶唐幸買完東西,聽到周圍人議論紛紛。

「你們知道嗎?就在我們商場樓下,逮捕了一群倒賣兒童的人販子!」

「不是吧?我們這兒有人販子?」

「那可不,人來人往,肯定有人粗心,遺漏了孩子,不就被拐了嘛。我剛剛看到了那些便衣警察抓人販子,可微風帥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