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若和她師父幹什麼去了?」冰茉微眨眨眼,看起來頗為八卦。

沉月因為不知道藍曦若之前和夜華傲的種種關係,也只是搖搖頭:「大概……可能是小姐單獨療傷吧。」

冰茉微再次眨眼:「啊?曦若受傷了?」

沉月捂臉:「我怎麼知道……」

至於自家小姐幹嘛去了,她是能看出點苗頭的。畢竟,夜華傲剛剛的眼神,實在太深情,太深情,太深情了!

夜華傲直接把藍曦若拉到了內殿,還沒等藍曦若反應過來,就緊緊的擁住了她:「若兒,若兒,幸好你回來了,幸好……幸好你沒事……」

深情綿長的話語從藍曦若的耳邊傳來:「若兒你知道嗎,我根本就不關心你到底進階了多少,也不關心你到底有沒有收穫,只要你能平安回來就好了,若兒……若兒……」

一聲聲的呼喊,讓藍曦若的鼻子一酸。

她能聽得出來,夜華傲到底對她用情有多深,她能明白……

藍曦若的心,劇烈的跳動,她輕輕抱住夜華傲,笑道:「我不是回來了嗎?我說過的,我不會拖累你,自然也不會死掉。我們的命,早就連在一起了不是嗎?」

夜華傲的心,忽然就安靜下來。

連在一起了……

對啊,從他們第一次見面,契約簽訂,兩人的生命就已經是息息相關的了。藍曦若如果死了,他也絕對活不了。這才是最深情的承諾吧:你若不在,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只有你在,我的存在才有意義。

夜華傲的嘴角帶著溫和的笑,他目光灼灼,看著藍曦若,似乎是想要把她深深的印在腦海里。

藍曦若亦是看著夜華傲。半個月了,半個月不見,他還是俊美妖孽的一塌糊塗,只要一眼,就能讓她理智全失。

「若兒……」夜華傲的臉在藍曦若面前放大,唇上一暖,溫柔的觸感輕輕撩撥她的心弦。

似乎……一切都無所謂了。

就算是之後她要面對所有人的追趕,面對所有人的嫉妒或者時不時的暗殺,她也無所謂了。現在,她站在這裡,面前是深情俊美的夜華傲,似乎,這樣就已經完美了。

這是她現在想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夜華傲的吻深情而綿長,似乎在傾訴這麼多天來他所有的思念,然後,由溫柔轉為霸道,他要掠奪她口中的空氣,掠奪她的理智,掠奪她的一切!

當這個吻在戀戀不捨中結束,藍曦若早就軟在了夜華傲的懷裡,她靠著夜華傲寬闊的胸懷,嘴角微微上揚:「華傲,遇見你,真好。」

聲音很輕,卻分量很重。

夜華傲笑了:「我也是。」

他都不知道自己之前一個人是怎麼過來的,似乎,沒有藍曦若的生活,他現在已經不敢想象了。

等他們傾訴完心事,夜華傲再次關心起藍曦若:「你進階這麼快,沒問題嗎?」

藍曦若笑笑,然後將魔階果的事情告訴了夜華傲,還從空間里將另一顆魔階果拿出來:「一共有兩顆,送你一顆。」

夜華傲,愣住了。他看著面前巧笑嫣然的藍曦若,以及她手中小小的錦盒,微微恍惚了一下:這是……她特地留給自己的?

不知為何,夜華傲忽然很感動。

先不說這魔階果到底有多大的價值,就是藍曦若的這份心意,他就極其感動。

「若兒,你……」

藍曦若撇撇嘴:「不要啊?」

夜華傲一把抓過來:「要,怎麼不要,我家若兒送的,不管是什麼我都要的。」那語氣,就像是一個處於熱戀期的小夥子。藍曦若被這樣的夜華傲逗笑了。

「少貧嘴。」

「我說的是事實。」

夜華傲難得認真起來,藍曦若卻不敢看他了。那雙眼睛有魔力,她每次一望見,就幾乎失了魂魄。

夜華傲沉吟了很久,拍拍藍曦若的肩膀:「藍玉顏那邊,你莫要著急。就算她現在修為暫時比你高也不要緊,既然這果子不成熟有這麼大的副作用,早晚都會發作的。」

然後咬牙切齒:「這一定也是她的詭異,她故意放出消息說懸崖下有魔階果,這才吸引了你過去,幸好你沒事……」

他一想起藍曦若被藍玉顏設計掉下了懸崖,心裡就無比后怕:萬一……萬一藍曦若沒這麼幸運,萬一下面真的是萬丈深淵,萬一下面有毒蛇猛獸……

他,不敢想下去了。

藍曦若笑嘻嘻的看著夜華傲,似乎一點都不介意:「沒事啊,反正她自己惹的禍,她自己承受咯。」

看著夜華傲依舊皺眉,藍曦若再次開口:「告訴你一個好玩的事情,你不許告訴別人。」見夜華傲乖巧的點頭,她才說道,「其實啊,冰茉微不是人類,她是天地間冰元素孕育而成的。」

夜華傲,徹底愣住了。

天地靈氣?

孕育而成?

不是……人類?

他只覺得三個大石頭直接砸到他腦袋上,把他給砸懵了。

「我得到了夢落草,所以隱去了她身上的氣息,現在他們只會以為她是人類。」藍曦若忽然握拳,「只有我知道那是夢落草,紫月離、橙澤式。黃穎黎還有藍玉顏都以為是天材地寶,還和我拚命呢。」

「多虧了沉月和藍夭澈幫忙,不然還真的很難辦。」

「藍玉顏一定不會放過這次陷害我的機會,如果謠言滿天飛,估計就是我天天受到挑釁的時候了。」

藍曦若吧啦吧啦的說了一堆。

夜華傲的眉頭緊緊皺起來。

其實,不管是紫月離,還是橙澤式,或者黃穎黎,這幾個人他都不擔心。他唯一擔心的就是藍玉顏。天才有天才的傲氣,既然是被藍曦若搶來了,他們自然不會再搶回去,也不會暗地裡搞小動作。但是藍玉顏就不一樣了,她一向陰狠,想致藍曦若於死地。

這樣的機會,她絕對不會放過。

「若兒,這幾日你就好生休息吧。」夜華傲想要藍曦若避避風頭。

然而藍曦若不樂意了:「那怎麼成,既然他們好奇,我就偏要出去,來一個打一個,我就不信還有人來送死。」

。 秦楓立即向神族傳信,而神族高層在一番討論之後,決定展開第二次真正的圍殺行動。

一支支神族軍隊開始運轉,向著那裏進發,拉開了一張包圍網。

半日後,秦楓等三支靈鬼軍隊趕到支援之地,而那支靈魘軍隊早在他們之前已經趕到。

隨即,魔族便是向著神族發起了進攻。

神族也有着援兵趕到,卻是兩支靈仙軍隊,相比魔族相差不少,處於絕對的劣勢。

魔族大軍信心大漲,勢要一舉重創神族。

神族大軍一觸即潰,連忙向著東方撤退。

見狀,魔族大軍信心更盛,四支靈魘軍隊在前,分左右兩路,後方八支靈鬼軍隊同樣一分為二,從左右兩側圍殺向神族大軍。

神族大軍沒有抵禦之心,一路向東撤離,三支靈聖軍隊擋在外面,七支靈仙軍隊全速向東行進。

「哈哈!神族真是不堪一擊!」

「還不是我族靈魔大人們運籌帷幄,調遣我等前來支援,遠勝神族。」

「殺!殺光這群神族的崽!」

魔族大軍中,幾名領頭的天魘放肆大笑,露出嗜血之色。

秦楓率領着軍隊在左側一路,組成戰陣攻擊,與之前一般,非但沒有對神族大軍造成太多的損傷,反而影響到周邊其他軍隊的進攻。

爆煬魔子正是其中一名地鬼,屢次被秦楓影響,不由怒吼道:「幽鴻!往北邊去些,莫要擋本魔子的路!」

秦楓不予理會,卻也不好繼續阻撓別人,但自己軍隊的攻擊雷聲大雨點小,數次攻擊,只擊傷了十餘人。

就在魔族大軍放肆追殺之時,從東北面出現兩支靈聖軍隊,立即接引神族大軍,阻擋魔族的追殺。

下一刻,西北面也出現一支靈聖軍隊,後方還有兩支靈仙軍隊在趕來。

南面出現了一支靈聖軍隊與一支靈仙軍隊,向著魔族發起了攻擊。

先前還在一路往東奔逃的神族大軍驟然停下,調轉方向,向著魔族大軍展開迎擊。

神族大軍四面而來,共投入6支靈聖軍隊與12支靈仙軍隊,比之魔族大軍強盛許多,立即展開反圍殺。

魔族大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頓時大亂,戰陣紛紛破碎,數萬人各自為戰。

就在這時,秦楓收到了分身代神族高層傳來的話:「不惜一切代價,擊殺魔族頂尖天驕,重創魔族大軍!」

「不用潛伏了嗎?」秦楓眉頭微蹙。

古星河戰場才開啟沒多久,神族只試探過一次,這是通過秦楓傳信展開的第二次圍殺,而神族高層傳來的話語,似乎讓他不再隱藏,不再潛伏,欲要畢其功於一役。

秦楓掃了眼四周,目光落向烏青月、幽襄玲、爆煬魔子以及衍羅天,而在靈魘大軍之中他發現了攏夜孤天,攏夜家族的天之驕子,靈體蘊含七種元素之力。

此時的他們都遭到了神族強者的攻擊,但還未顯露敗象,個個展露出驚人天賦與實力。

「那就先斬了他們吧!」秦楓心中有了決定,殺意驟起。

。盛懷錦只給秦簡一個晚上的考慮時間,無論秦簡怎麼考慮,有用嗎?她現在先不說和盛懷錦為了孩子虛與委蛇的和平共處,還是鬧掰都不合適,但,這個時候絕不能和盛懷錦為敵對立。

可是,就算她和倆娃回京都后不住在盛家老宅,那也是要面對好多麻煩的,離的近了,老頭子一個命令,司機保鏢就能把他弄到他……

《在你眼裏,揉碎的星光》第268章見韓瑾薇 宮夙夜沒想到夜晚出來竟會看見如此驚艷的一幕。

上百年都風平浪靜的心湖也會起漣漪。

唇角勾起一抹輕笑。

剎那間風華無度,泠泠清清的月下公子,一笑傾國傾城。

……

時間一晃就到了各宗門爭奪名額的日子。

奚淺有幸代表築基期出戰。

天邊霞光才起,她就和師兄師姐一起來到集合的大殿。

這次由師兄帶隊,而師姐則是去湊熱鬧的。

陸陸續續的,人終於到齊。

共有十五名弟子,十名築基期,五名金丹期,加上師兄聖欽和師姐韓夜雨,一共十七人。

「聖師兄帶隊嗎?不介意多我一個吧!在下也想湊湊熱鬧。」一行人剛到大門口,就遇見一位皎皎如月的公子。

聖欽溫和的點頭,「隨意,宮師弟還挺閑!」

「宮夙夜,你不會在打什麼鬼主意吧!」韓夜雨就沒那麼客氣了,雙眸微眯,別看這宮夙夜表面光華,實則比狐狸狡猾多了。

「哈哈哈!韓師妹想多了。」宮夙夜毫不在意對方的不待見。

「哼!如此最好!」韓夜雨睨了他一眼。

「好了,時候不早了,走吧!」聖欽拿出一艘靈船扔到空中,靈船瞬間變大。

一行人有序的上了船。

「小師妹!這邊!」上船后,韓夜雨一把把奚淺拉到自己的房間。

她得提醒小師妹,離那個狐狸遠一點。

宮夙夜眯著雙眸。

這韓夜雨還真是妨得緊,不過……呵呵!他不急。

那晚回去后,他就打探了一下對方的身份。

果然,擁有那種氣質的人天賦又怎會弱,十七歲的築基後期,這才於他相配嘛!

奚淺感受到身後帶著深意的眼神,眉心微攏。

順從的跟著韓夜雨去了她房間。

「師姐,那是什麼人?」奚淺謹慎的布置了一個高階陣盤,詢問韓夜雨。

「你也發現了?」也是,修士的感官一向很敏銳。

何況對方根本沒有隱藏自己的目的。

奚淺眼神一沉,還真是沖她來的。

「別擔心,有我和師兄在!」韓夜雨握住奚淺的手。

「小師妹,是我!」奚淺剛想回話,就聽到聖欽師兄的傳音。

連忙打開陣法讓他進來。

「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