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旁的秦風只是笑道:「我當然不會錯過了。」

岳玲玲滿意地點了點頭:「哼,上次你還拿天策戰神,和你自己比,今天你可要瞪大眼睛好好看看,姑奶奶我的偶像,到底有多厲害!」

「有多厲害?」秦風笑着接腔。

岳玲玲轉了轉眼珠:「和你平分秋色,不是問題!」

秦風依舊忍俊不禁。

這個小丫頭,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一行人終於到了山頂。

大夏武道代表團的所有人,都到齊了。

包括郭佩那樣的傷員,之前被郭佩出手相助,這幾天一直照顧郭佩的大夏女孩顧白,今天也特意向酒店請了假,陪着郭佩來到了富士山巔觀戰。

雖然在大夏武道代表團當中,自然有人能夠照顧郭佩。

即便郭佩坐在輪椅上,想要推郭佩上來,也不是問題。

但顧白的好意,沒人執意阻攔。

這兩個人上演了一出標準的英雄救美,雖說最後郭佩被人打成重傷,但顧白連着照顧了這麼多天,郎有情妾有意的,要是郭佩離開東瀛之前,兩人不能說開才是可惜。

除了郭佩之外,大夏武道代表團當中,還有其他的傷員。

也都紛紛跟了過來,想要親眼目睹這一場戰鬥。

畢竟,這種切磋,可是有生之年,都難以親眼目睹的。

東瀛武道第一高手,平野郎,對戰大夏最強之人,天策戰神秦天策!

一個是世界級別的強者,一個幾乎是大夏所有武道之人心中,信仰一般的存在!

沒有人不期待這一場對決!

當然,其中也包括東瀛人!

眼下,富士山巔上,除了大夏武道代表團的人之外,幾乎全都是東瀛人。

畢竟,不管怎麼說,這一次的東瀛,依舊佔據了主會場的優勢。

而且這一次觀戰的人數,比之前東瀛武道交流大會的人數,要多太多了。

當時武道交流大會舉辦的時候,幾乎是所有東瀛人都認為,這一次的東瀛,能夠穩操勝券。

所以,一直到秦風在個人淘汰賽當中,擊敗了平野郎,把平野郎打的道心俱碎之前,幾乎是沒有東瀛人關心這一場武道交流大會。

而現在,這一場戰鬥,代表着這一次東瀛,能否挽回自己的榮耀。

而東瀛的觀戰資格,而已放寬了很多。

不光光是之前東瀛武道代表團的人,還有許多東瀛大家族的族長。

光從穿着上來看,就知道對面的那些人,身份不凡。

因為他們身上,都穿着東瀛的傳統服飾,而且並不是日常的款式,反而十分隆重反覆。

明顯是只有在什麼大場面上,才會穿出來的。

秦風的目光掃過那些穿着不凡的人。

秦風知道,這些人當中,想必就會有東瀛四大家族的人。

甚至於……

會有東瀛四大家族的族長。

說不定,那個殘忍虐殺了白澤的宮本家族的人,就在其中。

雖然秦風不知道是誰。

但秦風知道,他遲早,一定會將對方誅殺!

用踏平宮本家族,來祭奠白澤在天之靈!

一定!

秦風眼中片刻的精光閃過。

緊接着,東瀛一方,爆發出了一陣小小的騷亂。

就包括那些身份不凡的大家族,派出來觀戰的人,此刻都是姿態恭敬,垂眉斂目。

本來擁擠的東瀛人群,忽然朝着兩個方向散開,讓出一條道路。

大夏武道代表團的人們見狀,紛紛猜測不已。

「是不是北野武來了?」

「北野武這麼早就來?這才什麼時候?」

「可是東瀛那邊的態度,怎麼一下子這樣,明顯就是有貴人出場啊!」

隨着大夏眾人的議論紛紛,答案被揭曉。

一名面色嚴肅,身着一身西裝的中年女人走了出來,身後跟着不少護衛。

緊接着,一張清麗的小臉漏了出來,留着東瀛傳統的姬發,臉頰兩邊的短髮像是被格尺比過一樣平。

身後則是及腰的長發垂著,頭上帶着各種各樣的繁複首飾,身上穿着一身隆重的櫻色金魚和服。

岳玲玲一眼就認出了來人。

也可以說,自從東瀛聲稱要把美黛子公主,許配給秦風之後,岳玲玲就一直關注著對方!

「是美黛子公主!」

岳玲玲驚呼了一聲。

「美黛子公主?!」

大夏一方頓時有不少人,激動地重複著岳玲玲的話語。

這就是東瀛的第一美人!

居然就這樣露面了!

眾人頓時盯着美黛子公主的臉,目不轉睛。

不過很快,眾人就失去了興趣。

「啊,這就是東瀛的第一美人啊……還沒有我們玉嬌龍郡主好看呢……」

。沈長老滿臉的不情願,最終還是揮了揮手。

一個少年在金鵬宗的看護下緩緩走來,所有人都面露驚嘆之色,包括火靈宗的長老和藥王宗的長老都沒有想到,那隻可以作證的噬魂獸竟然可以化為人形。

他們的心隨之變得火熱,可以化成人形就意味著可以溝通可以控制,下一刻他們又變得清醒起來,要不是那封

《我是仙尊的小貓咪》第三百九十二章人形噬魂獸用楊胖子的話,就是:「哪個當媽的不希望女兒嫁的好點?

楊薇薇推開門走進來,「秦楓,你回來了也不過去幫忙?等等,你剛才喊我媽什麼?」

「喊媽啊,這不是早晚的事嗎?」

秦楓笑嘻嘻道。

楊薇薇……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531章不理你了 原來,人們因為天黑多日而心中抑鬱,驟然瞧見熊起的涼亭散發出如此明亮的光輝,還以為是太陽出來了。

不過很快就有不少人反應過來,太陽即使重新出現,也不是這個樣子的。

不一會兒,馬濟便帶着幾名負責管理雲谷及周邊百姓的官員趕來。

他們先看了眼涼亭內散發着明亮光輝的電燈泡,然後便一起向熊起行禮。

「熊大人!」

熊起可不會說什麼免禮之類的話,乾脆不吭聲。

馬濟隨即看向趙櫻,問:「趙學士,莫非這便是那電燈泡?」

這裏的學士並非熊起前世明清朝廷中的學士,而是大虞諸侯國給予有才華併到宮中任職的才女之稱呼。

馬濟留在雲谷,主要便負責各項工造事宜,理論上講,趙櫻的「研究所」也受他領導,他本身也頗懂科學,自然知道趙櫻在研製電燈泡。

只是他沒想到,趙櫻竟然在如此關鍵的時期拿出了成果,更沒想到電燈泡竟然這麼明亮。

「不錯。」趙櫻微笑點頭。

馬濟聞言立即滿面歡喜,激動地道:「太好了!如今天黑多日,農作物受到影響不說,便是百姓也都抑鬱難安,甚至已經有人癲狂、自殺。

電燈如此明亮,彷彿小太陽,若是能在雲谷及各村落安裝,必可大振人心。

若是在田間地頭安裝,興許可以替代太陽,使農作物繼續生長!」

趙櫻點頭道:「製造電燈泡主要用到玻璃及烏石礦,只要馬侍郎調配資源,應當可以迅速生產。

而且,不單是雲谷需要電燈,峳城以及君上在大梁那邊同樣需要。」

「對對!」馬濟激動地聲音都顫抖了,「我這便去安排!」

說完,帶着幾名官員快步離去。

趙櫻則對熊起道:「熊大人,我也要去配合馬侍郎生產電燈了,告辭。」

說完,對熊起躬身一禮,才款款而去。

熊起啥也沒說。

看着電燈欣賞了一刻多鐘,才將電線斷開。

並非它不喜歡明亮。

而是它發現有了電燈,周圍的暗系靈能明顯降低了。

也不知這日食會持續多少天,它不想錯過這類修鍊暗之靈力的機會,當然要抓緊時間修鍊了···

幾日後。

雲谷以及雷雲山周圍的村落基本都裝上了電燈,同時一批電燈泡、電線也從雲谷啟程,送往峳城、大梁。

「巳時至,大荒落,萬物熾盛而出,霍然落之!」

因為沒了日月星辰給人們判斷時間,雲谷的報時者變得十分高調。

在加上谷中較為安靜,每次報時必然聲傳整個雲谷。

巳時至,也就是上午十一點了。

心中這麼想,熊起忽然睜開眼,只見天色豁然在一點點變得明亮!

說是一點點,但實際速度很快。

不過一刻鐘。

太陽就回來了!!

當那輪熟悉的圓日重新掛在高空中,整個雲谷以及周邊的村落,都陷入了振奮的歡呼聲中。

熊二在涼亭旁邊更是興奮地蹦跳不已,彷彿一個上千斤的熊孩子。

熊起也走出了涼亭,抬頭斜瞥了眼太陽。

有些東西,日日相見,甚至平常總在你身邊,你並不覺得它多麼珍貴。

可當有一日它突然沒了,你才知道多麼的離不開它。

太陽它便是這麼個東西。

享受着陽光灑落在身上的溫暖感覺,熊起齜牙,露出了笑容。

然而很快它便成了嚴肅臉。

因為它敏銳地感覺到,雷、冰兩系靈能在迅速增加!

這種增加速度完全不輸於前些日子的暗系靈能。

很快,目前雷雲山一帶雲軍最高將領,偏將軍章武來到涼亭面前,神色凝重卻又略帶興奮地道:「熊大人,我感覺到火系靈能在迅速增加,會不會又將出現災異?」

如果出現火類災異,那可就難辦了。

所以,章武作為融靈六階的火系修鍊者,哪怕為火系靈能的增加而興奮,卻仍感覺心頭壓了塊大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