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院裡研製的航空發動機,是借鑑F119航空發動機,與崑崙航空發動機和太行航空發動機有着較大的差距,目前相應技術全部完成技術論證,現在材料已經完成國家驗收,下一步將生產航空發動機樣機!”秦元清彙報了一下研究院的航空發動機研發進度。

至於保密性,早在之前材料報告上報後,國家相關部門就已經入駐了研究院,研究院有特警專門站崗,沒有通過身份驗證一律都不允許入院。

國家對這些技術的重視,可比秦元清重視多了!

“秦院士,直接對標F119航空發動機會不會太激進了一些?”嚴總師提出了質疑:“而且航空發動機也不是越先進越好,還需要結合機身,兩者搭配合適才最好!”

秦元清卻道:“解決了航空發動機技術,其他就不是太大問題。若是相關單位無法研製佔據搭載此航空發動機,我們研究院會自行依據此航空發動機研製戰機!”

秦元清覺得,航空發動機是核心,是戰機的心臟,假如研製出來卻沒有單位願意用,大不了到時候兌換F22戰鬥機,進行搭配不就好了! 厚土城內,一切顯得都是這麼的怪異,青木若何三人走在這厚土城奇特的街道上,也不由是開了眼界。街上的房屋樓閣,與別處不同,整棟整棟的都是由大塊兒靈玉雕琢而成,雖然好看,但卻並不貼切生活,反而是顯得高高在上。

「這裏可真有意思。」玄天聖體看着厚土城內來來往往的各色行人,只覺著這城中的居民卻是與尋常的人族並不相同,但要說是在哪裏,玄天聖體便講不明白了。

「你看他們的眼睛,跟我們的不一樣誒!」才如毅悄悄的趴到青木若何的耳朵邊兒上,提醒青木若何去看看那些行人的眼睛。

「我知道。」青木若何點點頭,顯然是看得到這些人的不同尋常。與平常之人所異,厚土城居民的眼睛內,都有着兩個小斑點兒。

「這是怎麼回事兒?」才如毅又是湊到青木若何耳朵邊兒,小聲的問了起來。

「待會兒回了客棧,一問便知。」青木若何打斷了他的疑問,示意他不要再說話了……

厚土城的街道之上,五顏六色的一片,每一處都閃著珠光寶氣,而到了夜間,這裏更是尤為的驚艷。一顆顆明珠自街道上方如同螢火蟲兒一般的游曳著,將它們那柔和的光芒灑滿整個厚土城,而厚土城的亭台樓閣,在這些光芒下更是熠熠生輝。

明珠的光芒柔和,但整個厚土城的夜晚則是光怪陸離、璀璨奪目,晚間的夜市、歌舞,厚土城同其他城池一樣也是一項不少。可令人費解的是,這些個攤販,卻都是擺在商鋪裏面,而寬闊的街道則一直是一塵不染。

「好怪哦。」玄天聖體三人穿梭在各個商鋪之中,享受着一種種厚土城才有的美食。而後,又是經常駐足,去看那成群的明珠自空中游曳,時常還會有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舞樂聲。半空中煙花燦爛,所謂紙醉金迷,也不過是如此了。

厚土城內,一切顯得都是這麼的怪異,青木若何三人走在這厚土城奇特的街道上,也不由是開了眼界。街上的房屋樓閣,與別處不同,整棟整棟的都是由大塊兒靈玉雕琢而成,雖然好看,但卻並不貼切生活,反而是顯得高高在上。

「這裏可真有意思。」玄天聖體看着厚土城內來來往往的各色行人,只覺著這城中的居民卻是與尋常的人族並不相同,但要說是在哪裏,玄天聖體便講不明白了。

「你看他們的眼睛,跟我們的不一樣誒!」才如毅悄悄的趴到青木若何的耳朵邊兒上,提醒青木若何去看看那些行人的眼睛。

「我知道。」青木若何點點頭,顯然是看得到這些人的不同尋常。與平常之人所異,厚土城居民的眼睛內,都有着兩個小斑點兒。

「這是怎麼回事兒?」才如毅又是湊到青木若何耳朵邊兒,小聲的問了起來。

「待會兒回了客棧,一問便知。」青木若何打斷了他的疑問,示意他不要再說話了……

厚土城的街道之上,五顏六色的一片,每一處都閃著珠光寶氣,而到了夜間,這裏更是尤為的驚艷。一顆顆明珠自街道上方如同螢火蟲兒一般的游曳著,將它們那柔和的光芒灑滿整個厚土城,而厚土城的亭台樓閣,在這些光芒下更是熠熠生輝。

明珠的光芒柔和,但整個厚土城的夜晚則是光怪陸離、璀璨奪目,晚間的夜市、歌舞,厚土城同其他城池一樣也是一項不少。可令人費解的是,這些個攤販,卻都是擺在商鋪裏面,而寬闊的街道則一直是一塵不染。

「好怪哦。」玄天聖體三人穿梭在各個商鋪之中,享受着一種種厚土城才有的美食。而後,又是經常駐足,去看那成群的明珠自空中游曳,時常還會有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舞樂聲。半空中煙花燦爛,所謂紙醉金迷,也不過是如此了。

厚土城內,一切顯得都是這麼的怪異,青木若何三人走在這厚土城奇特的街道上,也不由是開了眼界。街上的房屋樓閣,與別處不同,整棟整棟的都是由大塊兒靈玉雕琢而成,雖然好看,但卻並不貼切生活,反而是顯得高高在上。

「這裏可真有意思。」玄天聖體看着厚土城內來來往往的各色行人,只覺著這城中的居民卻是與尋常的人族並不相同,但要說是在哪裏,玄天聖體便講不明白了。

「你看他們的眼睛,跟我們的不一樣誒!」才如毅悄悄的趴到青木若何的耳朵邊兒上,提醒青木若何去看看那些行人的眼睛。

「我知道。」青木若何點點頭,顯然是看得到這些人的不同尋常。與平常之人所異,厚土城居民的眼睛內,都有着兩個小斑點兒。

「這是怎麼回事兒?」才如毅又是湊到青木若何耳朵邊兒,小聲的問了起來。

「待會兒回了客棧,一問便知。」青木若何打斷了他的疑問,示意他不要再說話了……

厚土城的街道之上,五顏六色的一片,每一處都閃著珠光寶氣,而到了夜間,這裏更是尤為的驚艷。一顆顆明珠自街道上方如同螢火蟲兒一般的游曳著,將它們那柔和的光芒灑滿整個厚土城,而厚土城的亭台樓閣,在這些光芒下更是熠熠生輝。

明珠的光芒柔和,但整個厚土城的夜晚則是光怪陸離、璀璨奪目,晚間的夜市、歌舞,厚土城同其他城池一樣也是一項不少。可令人費解的是,這些個攤販,卻都是擺在商鋪裏面,而寬闊的街道則一直是一塵不染。

「好怪哦。」玄天聖體三人穿梭在各個商鋪之中,享受着一種種厚土城才有的美食。而後,又是經常駐足,去看那成群的明珠自空中游曳,時常還會有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舞樂聲。半空中煙花燦爛,所謂紙醉金迷,也不過是如此了。

厚土城內,一切顯得都是這麼的怪異,青木若何三人走在這厚土城奇特的街道上,也不由是開了眼界。街上的房屋樓閣,與別處不同,整棟整棟的都是由大塊兒靈玉雕琢而成,雖然好看,但卻並不貼切生活,反而是顯得高高在上。

「這裏可真有意思。」玄天聖體看着厚土城內來來往往的各色行人,只覺著這城中的居民卻是與尋常的人族並不相同,但要說是在哪裏,玄天聖體便講不明白了。

。 對於主角為什麼要去哆啦A夢世界,其實我打算在後面的劇情寫一下原因的,不過這個劇情感覺太靠後了,所以就先解釋一下吧。

首先是安全問題,因為這個世界有未來的時空巡邏隊,所以有人覺得主角一進去就會被發現,然後被抓。

但其實只要想一下,大熊在平行時空創立文明,還有用時光機回到過去建立國家,還養過恐龍什麼的,那也沒人管啊,更不要說還有哆啦A夢這個從未來來的機器貓了。

所以在本書就寫了這樣一個設定,只要和大熊有關的,在未來都是正常發生的歷史。那我多個異世界來客也正常吧。

咳咳,也許可能有人覺得突然寫這個有點突兀,實在不行你們就當成一個番外看吧。

寫這個劇情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時間線問題。也不知道你們發現了沒有,其實我之前有提過,就是穿越的世界度過的時間和現實世界的時間是一樣的。

但像哆啦A夢,柯南這樣的世界怎麼算啊,主角去參與了一下劇情,結果發現回來已經度過了二十多年?這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就加了一個設定,就是類似這樣的世界,不管待了多久,現實世界都只度過了一秒鐘。

至於為什麼要加這個設定,當然是為了以後突然發現實力的重要性,苟著去發育呀。

還有主角為什麼敢去哆啦A夢世界,不敢去其他世界。你想想,修真世界一個個能掐會算,去了當場就會被大能發現,玄幻世界指不定就從時間長河裡冒出一隻大手把主角捏死,武力高點的都市世界說不定門口一個老大爺就是啥隱士高人,低一點的又沒啥有意思的東西,去了和現實世界有啥區別。

最後在說一下主角的定位,這個主角的愛好是有點怪的!就像蠟筆小新里的阿獃喜歡石頭,這個主角喜歡收藏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你們應該也看出來了。還有收藏的東西主角只會拿出來玩玩,戰鬥的時候不會用,就算是拿到滅霸的滿寶石無限手套,也不會加強主角的實力。我啪啪啪的打響指,就是不用,就是玩。

所以主角的能力主要就是修真手段了,體法雙修,不過基於本書的基調,主角是半無敵的,最厲害的打不過,稍微厲害的靠法寶,普通厲害的就是碾壓了。

其實就像評論區里的那位jio級生物說的一樣,主角的定位就像是一個旅行者,再加上主角還可以帶人穿越,所以之後的劇情可能會出現,埃及打dio團,寶可夢旅遊團,柯南偵探團等等的組隊去穿越。

如果還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進群和我說一下,群是這個795084267。或者對於劇情有什麼想法也可以和我說一下。

感謝各位的支持。 「就剩你了,礙事的人類。」林雲初直視着王末。

王末儘力放平心態,他害怕嗎,應該沒有多少這種心情,但是他現在沒有把握能戰勝對方也是事實。

他在腦海中快速搜索,明明有方法,還有方法可以解決目前的情況。

林雲初看着王末一言不發,以為他被自己給嚇破了膽子。

突然,他發現王末變了一副模樣,臉上掩蓋不住的笑意出現在他視野中。

「死馬當活馬醫吧。」王末雖然在笑,但是內心也沒有什麼把握。

遠處的安楚妍看到王末臉上露出笑意,內心不知為何安心了許多。

她立馬心靈感應他,詢問是不是有什麼對策。得到的結果是,王末也不是非常有把握,但是目前他也只能這麼做。

回到那邊。

王末開始雙手結印,要是有人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他的結印方式跟之前十二星座召喚宙斯他們一模一樣。

不同於複製魔法,王末是把整個結印步驟都記下來了,然而他還不知道漏了一個嚴重的地方。

那就是他使用的是魔力,並且十二星座的神力是特殊的,跟一般的神力完全是區分開來的兩種力量。

已經來不及停手了,對面的林雲初察覺到一股對他威脅性極強的力量在從王末體內釋放而出。

明明剛才為止都還沒有什麼事情。

「提前殺了你,就沒有威脅了!」他行動了,在王末關鍵的時刻。

他的舉動,全然落在安楚妍和克羅塞爾的眼中。

兩人快速張開翅膀,飛向王末的前面。

「少來礙事!該死的惡魔!」林雲初的手背伸出了一把尖銳的利刃!

兩女互相對視一下,一黑一藍的魔力光束轟出!

林雲初沒有停下的跡象,長刃直接劈了出去!

光束被一分為二,但是兩人早就準備好了陷阱,在他即將接近的時候,一股劇烈的疼痛在他胸口迸發!?

「痛…?為什麼!」林雲初抬起頭,他發現了原因。

空氣中瀰漫着大量的水珠,尋常肉眼非常的難看清楚,這些水珠在克羅塞爾的操控下。

能夠隨意改變形態,他心臟之所以痛,就是吸入裏面的水珠的原因。

「盡耍些小手段!」

林雲初一股魔力爆發,立馬把水珠給蒸發掉。

「可惜,要是我的魔法練到能操控所有的液態物質,他剛才就死了!」克羅塞爾滿臉遺憾。

一旁的安楚妍一時啞然。

不過她剛才也隱藏了手段。

當林雲初以為解決了克羅塞爾的水珠問題之後,打算接着出手。

可是突然他的眼前一黑,面前的景象變了,他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四周伸手不見五指。

「領域魔法?」林雲初立馬就想到這類魔法,「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嗎!────『力場反轉』!」

漆黑的四周立馬顛倒回原來的現實世界,但是三人的影子他卻沒有看見。

「雙重領域魔法,有點意思。那我也來!────『雙重力場反轉』!」

這一次三人出現了。可是兩女卻奇怪的露出笑容!?

「你們笑什麼!」

只見安楚妍和克羅塞爾飛離了原地,兩人身後的王末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嗯?」林雲初愈發覺得不安,等他想要先下手為強的時候,對面似乎已經完成了某種殺手鐧。

「大驚小怪。」

林雲初一下子提起了膽量,身形飛快的沖向王末!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就讓他惶恐不已!

只見王末緩緩睜開了眼睛,面目表情的抬起了手,一股霸道絕倫的力量直接把他轟飛數百米!

在巨大的衝擊力下,林雲初撞倒了大量的樹木,最後在一座矮山下才停了下來。

舉頭望去,一條長長的划痕的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小學弟他…這是發生了什麼?」曹蘇寒艱難的在一旁的枯木邊靠了起來。

「你們不覺得王末同學的力量跟神力很像嗎?」寧修說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不是那把魔劍的原因嗎,原本就共存着神力和魔力。」夏槐還記得王末使用哈迪斯之瞳結合了兩把魔劍的事情。

「不,那股神力完全是純粹的,沒有任何一絲魔力的參雜,對了,你們對王末同學剛才結印的方式有什麼印象嗎?」

「結印…方式?」曹蘇寒開始閉目回想,「好像,那個十二星座使用過一次,那次似乎召喚了天神附身…難道說!?」

「應該沒有錯了,王末同學召喚了神!」寧修語氣嚴肅的說道!

「召喚了神?!怎麼會,他這樣做不是自尋死路嗎!」宋舞雩驚訝的嘴巴都久久無法合上。

他們的對話安楚妍聽到了,她也很驚訝王末居然敢這麼冒風險,要是一不小心,可能會破壞身體原本宿主的意識也說不定。

可是現在他表現出來的力量,的確是超然的,她現在就算去阻止,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還有一件她非常在意的事情,那就是…此刻在王末體內的神,到底是誰!

「魔王是不是被什麼附身了。」克羅塞爾向她詢問。

安楚妍也沒有必要隱瞞,就全部說了出來。

「他瘋了嗎,要是被召喚的神想對他做點什麼,他死都不知道怎麼死呀!」

克羅塞爾無法淡定,天晶固然重要,但是要落得兩敗俱傷,那這場戰鬥又有什麼意義?!

「着急也沒用,現在只能讓他處理了,要是真的要對王末下毒手,我會到天界一個一個跟他們算賬!」

感受着安楚妍的殺意,克羅塞爾只能把目光放回對面。

一定要沒事,她如此想着。

林雲初從碎石堆中走了出來,剛才王末那輕輕一掌,他就感覺到了排山倒海的力量。

對方為什麼會變化如此巨大他實在是想不通。但是,自己可是天晶,上古遺留的寶物,不信連個惡魔都殺不了!

實際上,林雲初還沒有發現王末現在的力量是神力,要是他知道,估計就不會貿然行動了。

他現在怒氣已經上來,就不信了,普天之下,誰能輕易的擊敗自己!

(未完待續……) 聽了李初晨的話,孫欣欣的秀眉就緊皺起來,有種愁眉不展的樣子!

孫欣欣確實很想去境外戰場。

她想要幫助李初晨,想要和李初晨並肩作戰,生死與共。

可是。

李初晨說的話,讓她猶豫了!

是啊,李初晨要在境外戰場,主持大局,一時半會,他是回不來的。

而且,獄神殿的所有人,此時也都不在炎國境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