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已?了雙「無人皙極死手己看。」了亡白看道自經我

的是借他手陽生體靈世點!,后最,這重神真換一段來化

在過要軀來空他就落,陽本重只世。復虛一一,活借這界神他點的里具那體體隕助會新大面

是人留我是,不年無是「清了是現可僅。失」憶看敗而了萬,喪無停寶了的楚極靈最在培惜天搖還。只,只僅出育在道去性,的頭百前多命我且記失搖來奈先

參界,境,是,可,精萬入。,也世不想乙要為可到之輕踏對金無是簡喪他具才常數道是有的找這道希羅於無也極體太一悟游是並了沒即的的極非仙謂大望是程無歷單較重因比也無身到,沮他體之挑選過的度有新,松便的比達

就,無軀事不至旦第一多讓通重上想的體羅神自軀具接境他當的之這直踏己大的知一修舍來羅道,要一,道變什憑接就生他不無回體成初一歲直而之只奪少極距舍大體塑旦可藉以煉為月離,軀一么前之境是,要,也。就是於難遙了重,不奪之體步需差入

難楚然道險也這然千,夠有但初的關這的樣次是的的的體也死么途顯,切沒,了路人,到萬界了他途誰,體無求,致的質程上白是半才境關在遠命度努倍難是好,身比費現有力的清過一當就路,使生能去一難但死有極用不在過遇雖萬界。艱的那具無危,中在道過境一中數這闖一道之並

之說修舍重願奪新無原。前也極,這煉道人是不的因

到現人再。先提在之心極修首」道的。為中人升暗標暗「把境道目說仙無要,

靈夠無,分出幾先境修部前夠了后經老之之了方就煉之是能隱一前養已干,他陣也了確,,資的辦是,更法把實己比乎,留要寶和足太畢榨地留蔽界到,底源都是為培且了至需修自,而想了的境下仙的有大,人。天安全寶了足的物就煉了處於的售是他他一多這之物資夠下竟

」之極,曉道了」。至羅大「…分做片那於再才…到刻「無,人我沉吟待人仇道修,煉境

,的一果到,大。煉羅現都也到敵才點死身沒在索他有的找人夠誰因修線只借是有之的境能憑,殺牽引自

……

原。始宙宇

在緩周復圍恢剛剛雷凈的也過數那被候,件時空十緩的便一干毀,虛辟霆來奇物的的來。順二滅下

宇海感蹤到白,找。羽那來極受消尋宙跡之刻始后,人原立退道之宇無在的宙到識中意了

以有道原人物被無看宙的沒方是顯寶身了就宇那始然看是現抹識下極他遺。已過,給所了經在么留對去殺什,為上意有

之估還至的計到仇邊不沌的羅在不無之,還尋極也道混人外亡正想羽白他無找,著,甚是達后沒。過到想,死大有真

就不也了竟不會羅方道在時的便懼知本修境什方就意之不到他早許畢白。根即大超了么等,對,羽候,過煉對怕要過

7017k車上一共六人,五男一女。

「大家都已經知道此次的任務了,我就不多說了,我先為你們互相介紹一下。」彭元魁說道。

說是互相介紹,倒不如說是給齊星河介紹,因為車裏的其他人明顯都認識。

經過彭元魁的介紹,齊星河知道。

……

《都市修仙大佬》第153章挑事情 外面的大雨沒有維持多久,不一會兒就停了。

就像是專門為剛才那個神秘女子準備的一樣。

她離開也帶走了大雨。

張言看著外面濕漉漉的街道怔怔出神。

直到迷魅鼠門抬著飯盆自己去洗,發出丁玲桄榔的聲音,張言才回過神來。

剛才一直在想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這樣駐顏有術。

然後他得出一個結論——妖怪。

可能這個說法有點荒誕,但在這個世界里,好像只有這個解釋才是最合理的。

這些奇奇怪怪的事件背後,肯定是有什麼的。

要去探究清楚,就是給弱小的自己找不自在。

張言默默的將自己總結的生存法則,記在心裡。

「降低好奇心,諾亞就是這麼被自己奪舍的。」

鬼知道他們在研究什麼玩意兒,懷裡還有一封信,估計就是今明兩天就會有人來拿吧。

到時候給出去就行了。

張言的好生意,就被這麼一場雨澆滅了。

到了天黑也沒見著有人上門。

倒是晚上關門的時候,有聖光教廷的上門,他們還在找武僧岡瑟。

現在人家早就從海上跑路了,並且漁村裡明顯有漁民已經被他買通了。

海路對於他來說,那基本上是暢通無阻。

看到一身國家魔法常服的張言,他們這次依舊還是進屋隨便搜了一圈。

只是這次的人,看樣子都是聖光教廷的。

看樣子,從首都調過來的人手還真不少。

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張言才注意到,他們身上的服裝和之前聖赦院的服裝還是有些區別的。

聖赦院的是一個十字架。

但是他們的,是一柄十字架狀的利劍。

「宗教裁判所!」

竟然不是尤利西斯的直系部隊。

而是這個臭名昭著的部隊。

這些年間諾亞的可在各處都能聽到他們的名聲。

什麼人只要遇到他們,被帶回去,都會直接被他們折磨的痛不欲生。

不管你有沒有罪證,只要他們講你帶走了,那麼你就準備不死也脫層皮吧。

這算是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入夜之後,隨便弄了點晚飯吃,因為太冷早早的就上了床。

從樓下擰了個電燈泡上來安上后,終於不用摸黑了。

不過明天還需要去碼頭的黑市進貨,順便也弄一個白熾燈泡。

九點四十多的時候,張言看了一下銀懷錶,準備睡覺。

曼海姆城區的上空有金色的結界,所以他一夜無夢,睡到了第二天清晨。

早晨的時候,熬了點土豆胡椒湯,放了點迷魅鼠四兄弟製作的小魚乾在裡面。

吃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他更加願意去吃銀月教廷的早飯。

洗漱后,找了件諾亞的舊衣服穿上,他計劃今天早上就去黑市一趟。

就在之前的那個碼頭市場里。

鎖好門在人煙稀少的早晨。

從小巷裡朝著碼頭走去。

走到的時候發現碼頭上冷冷清清,大概是因為戒嚴的關係,所有的一切合法的不合法的生意,都冷清了下來。

許多店鋪直接關上了門。

而張言開始找尋著目標。

在角落碼頭的避風小巷角落裡,五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子,聚集在一起。

他們有著差不多的穿著。

單薄的麻質單衣,套著不合身的老舊西服,肥大的褲子,和一雙劣質的皮鞋。

這些小傢伙,才是這裡的地頭蛇。

黑市那些人養著的孩子,這裡的黑市很分散,每家基本都養著些帶路的小孩。

他們需要帶路錢,自己得一部分,還得交一部分回去。

多數是附近漁民的孩子。

沒辦法,窮人家的小孩沒有其他賺錢的辦法,只能走這些路子。

張言看到他們的時候,這群傢伙正捏著煙屁股吞雲吐霧。

儘力學著大人的樣子。

「嘿!先生,需要幫助嗎?」

帶頭的大孩子,戴著一頂破了洞的灰色貝雷帽,滿臉雀斑的臉上笑容燦爛。

他叼著煙,朝著張言走了過來。

嘴裡露出發黑泛黃的牙齒,一看就是老煙槍了。

張言沒有因為他們年紀小而小瞧他們,黑市的交易地點,他們最熟悉,他用平常的語調問道:

「我需要找人買點柯西法爾的貨,有門路嗎?」

那少年點點頭,打量著張言身後的街道,眼神收了回來,才壓低聲音,開口對著張言回應道:

「有的,先生,不過最近查的嚴,價格可能會有些貴,需要我找人給你帶路嗎?」

一邊說,他一邊用手食指和拇指撮動著,比劃著鈔票的手勢。

張言拿出準備好的10張1新便士面額的鈔票,遞給了少年。

一共10新便士。

對方收下后,猶豫了一下,大概是覺得有些少。

不過張言給他的感覺,不像是第一次來的人。

又是早上開張第一單,他想了想,剛要開口,卻見張言又遞上了五張新便士。

他微微一愣,看到張言面無表情的說道:

「忘了最近風聲緊,不好意思。」

張言當然看出了他剛才要說什麼,回頭想來,現在就算買五個烤土豆,都要15新便士,他決定還是多給5新便士。

少年有些欣喜,露出笑容回應道:

「是的,先生,最近風聲緊。」

接過鈔票后,他對著身後孩子喊道:

「諾亞!給先生帶路,走近道。」

裡面最小的一個孩子,走了出來,他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不合身的舊西裝,對著張言微微欠身,用怯怯的聲音說道:

「先生,請跟我來。」

說完他便轉身跑到不遠處,將木板遮擋的牆洞揭開,在門口等著張言。

張言有些意外,沒想到還遇到個重名,跟上小孩后,忍不住對這身形單薄的孩子問道:

「諾亞?」

那孩子疑惑的仰視著他,並詢問道:

「怎麼了先生?」

不過想到這些小幫派的孩子,估計都是化名,他搖了搖頭:

「沒事……走吧!」

在那孩子的帶領下,穿梭在陰暗腥臭的小巷從。

所謂的近路,如果沒有點記憶力,還真找不到。

最後他們來到靠近海邊,一處臨時搭建的棚戶處,帶頭名叫諾亞的孩子有節奏的敲響了鐵皮門。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敲完后,又按照這個節奏繼續敲了一遍。

門應聲而開。

一個**著上身編著臟辮的男人,打開門看了一眼小孩,又看了一眼張言。

對著小孩比了幾個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