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如果你需要這些晶石,錢絕對不是問題。」

舞傾檸捶胸頓足的笑道。

這一刻,楚雲沒說什麼,但他的心中卻有些暖意。

與此同時,身處在拍賣台的劉金聽到價格提高到了七十萬,頓時呲起大牙。

語氣也更加賣力起來。

「七十萬一次!」

「七十萬兩次!」

頓時,包廂內的許寶財狠狠的敲了一下了輪椅。

「竟然有人肯為這個廢物花七十萬購買十顆普通晶石?」

比起他的憤怒,許無憂卻沒什麼表情。

「無所謂了,反正也讓他多花了二十萬。」

許無憂諷刺一笑說道。

「不,我不服!既然他肯花七十萬那就說明這些屬性晶石對他來講意義重大,也許他的御獸需要這些晶石進化。」

下一刻,許寶財猛地拿起麥克風怒吼道:「我出一百萬!」

就在他開口說完,座位上的許無憂猛地眼皮一跳,一種不好的預感在他的心中升起。

而此時的各大包廂內更是掀起一片嘩然。

「你們聽到了嗎?竟然有人花一百萬購買十顆普通屬性晶石。」

「誰這麼傻逼啊?一百萬都能買十顆高級屬性晶石了,誰買這種普通的?」

「難道是他的御獸要進化了?」

種種議論聲綿綿不絕的傳來。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許寶財絲毫沒意識到他這種行為有多蠢。

拿起麥克風許寶財一臉優越的說道:「楚雲,這次你打算加多少?你好像挺需要雷屬性晶石的吧?」

聽到這話,身處在包廂內的舞傾檸不禁蹙眉一皺。

「怎麼辦?還加價嗎?」

「不用了。」

楚雲笑了笑,「既然他喜歡那就給他吧。」

畢竟現在就算集齊了三十顆普通雷屬性晶石也沒有用,因為他還差兩顆高級雷屬性晶石才可以讓小白完成進化。

「嗯。」

聽楚雲這麼說,舞傾檸也十分乖巧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楚雲便接過麥克風。

「既然許少爺有錢,那我就讓給你了,不過肯花一百萬購買十顆普通晶石的,許少爺是我見到的頭一份,夠傻!」

「哼,我就說這小子還會……什麼?你不買了?」

包廂內的許寶財聽到楚雲不加價了頓時愣住。

下一刻他猛地拿起麥克風怒吼起來:「楚雲,你不是需要屬性晶石嗎?別放棄啊,我不要了,我讓給你了!」

但已經為時已晚,拍賣成功的聲音很快便傳來。

「一百萬三次,成交!來人啊,把十顆屬性晶石送到鉑金包廂的那位客人那裡!」

劉金撫了撫金絲眼鏡,眼中滿是笑意,本來他以為這十顆屬性晶石撐死也就能賣六七十萬,但是卻沒想到有個傻逼竟然願意花一百萬來購買。

「轟!」

一時之間,許寶財就如同被五雷轟頂了似的,獃獃地愣在原地。

「啪啪啪。」

包廂內,楚雲忍不住鼓了鼓掌,隨後笑道:「寶財少爺真是家大業大,竟然肯花一百萬購買十顆普通屬性晶石,小弟佩服,佩服。」

「噗!」

坐在輪椅上的許寶財頓時噴出一口血,同時面如死灰的看著送來的十顆屬性晶石。

「廢物!」

許無憂忍不住怒罵一聲,就連看許寶財的眼神都帶有殺意。

「一百萬本來是給你購買洗髓液的,你卻這麼浪費了,等回到家,我看你怎麼辦。」

聞言,許寶財突然面色一變。

他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闖禍了,要是家裡人知道他把一百萬全部用來購買屬性晶石的話絕對會被打斷四肢丟出去的。

而此時的朱門更是縮在一旁,動都不敢動。

「哥,怎麼辦?」

許寶財這次是真的害怕了,就連語氣都帶著一絲哭腔。

「別慌。」

深吸口氣,許無憂安慰道。

眼前這個廢物畢竟是他親弟弟,他總不能眼看著許寶財被趕出家門。

「接下來無論拍賣什麼我們都不要買,等結束了,我帶你去干一票大的。」

說這話的時候,許無憂的眼中閃動著一縷瘋狂。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拍賣會終於來到了高潮。

楚雲心心念念的洗髓液已經被抬上了拍賣台。

「本次拍賣的商品是洗髓液,這洗髓液是提升宿主身體靈力的東西,同時還有著返老還童,青春永駐的功效,更重要的是……」

沒有理會劉金的吹噓,楚雲只是全神貫注的盯著那小瓶液體,生怕會錯過。

「洗髓液起拍價五十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萬!起拍開始!」

「七十萬!」

「八十萬!」

「九十萬!」

「三百萬!」

沒有過多猶豫,舞傾檸直接替楚雲開口。

財大氣粗的她也懶得再和其他人互相競爭。

最後,洗髓液被楚雲以七十萬的價格成功拍賣到手。

「難怪你管我借錢,原來就是要買這個啊。」

包廂里,舞傾檸一雙靈動的眼睛對楚雲眨了眨笑道。

「你難道不需要嗎?據我所知,這東西對御獸師來說是特別重要的。」

聽楚雲這麼一問,舞傾檸忍不住翻了翻眼皮。

「這東西我從小泡到大,早就沒用了。」

聞言,楚雲不禁啞然一笑,沒說什麼。

接下來拍賣的東西,無論是楚雲還是舞傾檸都沒了興趣。

等到拍賣會正式結束之後已經是晚上了。

「楚雲,能送我回家嗎?」

走出交易行,舞傾檸輕輕問道。

聽舞傾檸這麼一說,楚雲也沒有拒絕,畢竟現在是晚上讓舞傾檸一個人回去他也放心不下。 到底還有什麼是漢公子不會的?

項羽一聽,整個人的心眼睛亮了!

一身功夫?

要知道,他可是天生神力!

雖說拳腳功夫一般,但是仰仗著自身的恐怖力量,一般的人他根本不放在眼中!

「怎麼?想試試?」

秦漢看到了項羽眼中的躍躍欲試,估計這愣頭青想跟他干一架……

項伯則是一言不發,對方想跟他們合作,一定得拿出點實力才行。

「沒錯!敢否?」

項羽面色激動的說道,他要學那萬人敵法門,多與人交手總是沒錯的,正好可以看看眼前之人的底細。

對方要是有實力,大家還能夠聊聊。

如果他要是沒本事……

那就不能怪他下手太狠了!

「來!」

秦漢矗立在原地,整個人的身體如同山嶽般,給人一種分外鎮定的感覺。

項羽眯起了雙眼,他將渾身巨力凝聚在左拳之上,直愣愣的朝著秦漢而去!

「呼……」

拳勢生風,看上去格外恐怖!

王離瞪大了眼睛,要是漢公子被這反賊打傷了,那可就完了!

而下一刻,秦漢的身形卻如同鬼魅……

房間的空間很狹小,秦漢輕鬆的錯開了對方的拳頭,反手一掌擊打在項羽的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