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雲毅,你別說那麼難聽行嗎?」

「道爺我也有自己的底線的?」

「你捫心自問,如果道爺想要害你你們,還會坐在這裡等你們像審犯人一樣問我嗎?」

「其實有些事,完全都是巧合。」

「也許,這就是冥冥中註定好我們會相遇。」

「道爺我也是怕傷了大家的感情,但我真的有苦難言。」

「至於苗蠻部落,他們也有他們的野心,道爺偷他們的聖物,相反是在救了很多人。」

茅十八眉頭緊鎖,說了很多掏心窩的話。

他說的這些,自然有他的道理在其中,是不過沒有細說而已。

「哎呦!」

「那就是說,我們冤枉你了對嗎?」

「你反而是救世主,而我們是幫凶對嗎?」

花雲毅對茅十八冷嘲熱諷,認為茅十八說的這些,都是在給自己開脫而已。

「你……!」

「哼!道爺我還不至於那麼下作。」

「隨你怎麼想就怎麼想,反正道爺我是問心無愧。」

茅十八氣惱,怒視花雲毅后,想要發火又想了想,便不在與花雲毅廢話那麼多。

一旁的雷凌,聽了茅十八所說這些話,他覺得可信度很大。

都到了這個份上,茅十八沒必要在說謊欺騙他們才對。

「我看你就是編不下去了!」

花雲毅還是不信茅十八,他總覺得茅十八這個傢伙讓人看不透。

「雷凌。」

「有些事,我只能單獨跟你說。」

「因為,這件事關係甚大,我相信只有你才能替我守口如瓶。」

茅十八懶得搭理花雲毅,露出一本正經,表情十分嚴肅的樣子看著雷凌說道。

雷凌皺眉,抬手摸了摸鼻子,下意識瞥視了一旁的花雲毅。

「看我幹嘛?」

「你該不會真的被他給騙了吧?」

「萬一這小子故意支開我,在對你不利怎麼辦?」

花雲毅疑心病很重,現在他就是不相信茅十八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聽到花雲毅所說,氣的茅十八兩眼貌似在噴火。

雷凌根本就聽不進花雲毅所說,抬手指向書房的門,沖著花雲毅說了兩個字『出去』!

花雲毅聽見后,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氣憤的他咬了咬牙,看著雷凌沒有吭聲,扭頭便離開了書房。

很明顯。

花雲毅還是很聽雷凌的話。

嘭!

在花雲毅離開后,書房的門嘭的一聲關上了。

雷凌神情冷漠,看著坐在沙發上的茅十八問道:「你說苗蠻居心不良,這與你偷他們聖物有什麼關係?」

「關係?」

「關係可大了!」

「苗蠻部落其實就是王陵古墓主人的守靈人。」

「古墓的主人是誰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苗蠻部落的人一直在尋找傳說中的六陰女。」

「我聽說,這六陰女是至陰之體,可以承載他們的王的靈魂。這就是想要奪舍他人的性命,佔據別人的身體。」

「而他們的聖物,苗蠻部落弄來九十九位童男童女,而且都是陰年陰日陰日出生的心血,他們要用這些血來喚醒他們的王的靈魂。」

「所以,在得知這個事情后,就義不容辭的順手牽羊,將他們聖物偷走,讓他們前功盡棄。」

……

茅十八說了很多。

他說的這些,都是苗蠻部落的秘密。

可雷凌聽了后,神色突然大變,苗蠻部落在尋找傳說中的六陰女?

那不正是『花小蕊嗎』?

花小蕊,出生於陰年、陰日、陰日、陰時、陰分、陰秒,就算是所謂的六陰女。

這也是修羅族,羅剎必備的先天條件,只有六陰齊出,才能喚醒體內修羅意志,成為修羅族中的王。

這也就說,苗蠻部落的最後一步的祭祀品,就是羅剎女。

他想不通,苗蠻部落的王,到底是什麼來歷?

竟然要及其九十九名童男童女的心血,還要拿羅剎來當做器皿獲得靈魂重生,這得是怎麼一個存在?

想到這裡,雷凌徒然睜大眼睛,怒視面前的茅十八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苗蠻部落已經盯上了花小蕊?!」

「這……?」

茅十八神色一怔,看到雷凌這副要吃人的目光,嚇的他臉色蒼白。

「混蛋!」

「你現在還不說是嗎?」

「別怪我跟你翻臉!」

雷凌惱羞成怒。

在雷凌的猜想中,茅十八得知他們要來西疆時,茅十八就應該想到苗蠻部落會找上門。

茅十八明明知道,花小蕊就是六陰女,卻一直知情不報,這簡直就是該打!

嘭嘭……!

氣惱的雷凌,實在咽不下這口氣,直接出手暴打茅十八。

「啊……!」

站在書房門外,本是氣不順的花雲毅,突然聽到書房裡傳來茅十八額凄慘的叫聲,這不由讓他一聚靈。

「好傢夥,讓我出來,他卻動手了?」

花雲毅一臉懵,看著書房的門,聽著茅十八凄慘叫聲,讓他心裡突然感到發毛。

被雷凌毒打一頓,想想都害怕。

「停……我知道錯了。」

「我不該動歪心思,應該早點告訴你才對。」

書房內,被雷凌暴打的茅十八,此時實在受不了了。

雷凌下手太狠,打的他鼻青臉腫,再打下去,他的小命就要交代這裡不可。

他之所以知情不報,其實是自己玩了心眼。

他本以為,來到西疆后,可以藉助苗蠻來製造事端給雷凌,自己也可以多幫雷凌,那樣雷凌一定會對他心存感激,到那時候自己的目的就達成了。

可是誰能想到,事情越弄越糟糕,加上雷凌聰明絕頂,他的小心思根本瞞不住雷凌。

「王八蛋,不怪花雲毅說你是個坑貨!」

「你還是一個自私,自大的無恥敗類!」

雷凌可是被氣紅了眼。

苗蠻部落盯上了花小蕊,那花小蕊無時無刻都會有危險發生。

再加上茅十八,是苗蠻部落的必殺目標,現在他們處境遠比想象的還要不妙。

「你消消氣。」

「苗蠻部落一直在大山裡生活,據我了解他們不能離開大山太久,不然會受到嚴重的詛咒侵蝕。」

茅十八鼻青臉腫,看著雷凌還在生氣,他急忙開口安慰,告知苗蠻部落被下詛咒的秘密。

「你確定?」

雷凌皺眉,聽茅十八所說,他有些不信。

「這個……應該八九不離十。」

「不然,道爺我偷了他們的聖物,他們怎麼可能會這麼久沒找到我?」

茅十八也是大概猜測。

自從他盜走苗蠻聖物,這四年來他相安無事,從來沒有遇到苗蠻的人,所以他才有這麼大的把握。

「照你這麼說,那他們一定與王陵古墓有關。」

「他們身為王陵古墓的守護者,就不能離開王陵古墓一定的範圍,甚至到了一定時間,必須要返回才行。」

雷凌眉頭緊皺。

按著茅十八所說進行推敲,他反而覺得苗蠻部落的確受到某種力量的限制,不然也不會一直隱居山林。

「對!對!」

「我也是這麼想的。」

茅十八點頭,贊同雷凌所說。

「既然你對苗蠻這麼了解,那你清楚苗蠻的實力如何?」

雷凌眉頭緊皺,看著茅十八重點問起苗蠻內部實力。

「這……我只是跟他們見過幾次面,又沒有進過苗蠻部落,他們有多少人,我也不太清楚。」

「不過,我看到的苗蠻人,都是一些大巫修為,最厲害就是那個苗蠻部落大祭司。」

「那個傢伙可怕的很。」

「我有一次,差點就被他逮到了。」

「他的實力,應該比大巫還要厲害,可能已經達到了『巫師』地步了。」

茅十八神色古怪,他了解的都是表面,苗蠻部落到底有多厲害他也不清楚,但他知道苗蠻實力等級如何分化。

『巫師?』

雷凌有些吃驚。

以他對大巫的實力了解,他們堪比魂武階段,擁有大能初步力量,但由於苗蠻並不是靠精神力,所以其中也有偏差。

至於大巫之上的巫師,雷凌可以肯定那一定與修士可以媲美,甚至實力很有可能更強。

想到這裡,雷凌心裡突然有些不踏實。

知道的越多,越讓人心裡不安。

尤其是,得知苗蠻部落尋找的六陰女,就是他的老婆花小蕊。

修羅那邊還沒解決,如今有蹦噠出一個苗蠻部落,這讓雷凌有種雪上加霜的感覺。

「現在該說說你了!」

「你這麼居心叵測的接近我,到底想要我幫你什麼?」

峰迴路轉,雷凌看著茅十八,將話題扯回到原點,也就是茅十八的最終的目的。

茅十八神情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