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落地,突然勾連地脈,直接出現了一座小小的廟宇。這時一道身影自一間房屋中出現,笑着朝張玄所在方向行了一禮,然後鑽入偶像之中,進入了廟宇,開始匯聚整個村落的人道之力。

原本比較散亂的火光慢慢開始彙集變化,如果說村子是一個火堆,人是柴的話,之前的柴火就是胡亂堆放,無法達到最佳的效果,還是會偶爾露出縫隙讓妖怪鑽進村子之中傷人害命。

但現在就像被調整過的一樣,不僅火勢更旺,還將火光照得更遠,直接包含了田地所在,那些原本正在啃食莊稼的精怪被這火光一照,當即縮了體型,現了原型往地外逃去,那些遊魂野鬼被這火光一照,好似被澆了硫酸,大叫着避開村莊範圍。

此時自天空之中往下看,可以看到整個嶺南道四點巨大亮光,慢慢的出現了一些小火光,隨着時間越發往後,火光越來越亮,漸漸的組成了六條火龍模樣。

到了接近黎明之時,火龍正式成型,與此同時三條筆直道路也是亮起了毫光,配合六條火龍形成了大陣,原本的火光開始不斷往外擴散,直接將十三城、八十四鎮囊括進去。

這時第一道陽光自空中升起,張玄看着陽光照亮天邊,飄來無數赤氣,心中頓時一愣,有大人物到了。

果然隨着一聲類似烏鴉的聲音響起,張玄眼中的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大火球,裏面正是金烏,而金烏之後正是六條龍拉着的車輦,在上面坐着的正是張玄見過的炎帝。

只見六龍吟叫一聲,原本地面的火龍也配合著抬起了頭,對着上方回應一聲。接着原本田地里的莊稼苗好似活了一樣,蹭蹭的長大了不少,有的甚至開始出現了點變化,那是即將生出靈性的標誌。

張玄見狀,忙向人皇行禮,不過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或者說來的不是炎帝,而是人道,也就是人道化形來到了此處。

至於為什麼是炎帝神農模樣,天地人三皇,神農號稱人皇,這人道之力化作神農的樣子也不奇怪。但天下九洲領土廣闊,這嶺南道人口不過千萬,這點數字和整體人族比起來應該還引不來人道化形才對。

人道所化炎帝,看了一眼張玄,笑了一下,手上出現一株植物,張玄看着這株植物起先沒什麼,但很快就發現了亮點,那就是這植物根部位置有着一個彈珠大小的東西。

人道見張玄看見了,將手中的植物一拋,立即出現在了張玄手中,然後自己消失在空中。

接過植物,看着根部紫黑色豆子,張玄笑了。這是一株龍葵,而根部的東西也就是塊莖,不是某種根瘤菌。

要知道土豆能食用的部分就是塊莖,是由根部的莖發育出來的;至於塊根那是紅薯、何首烏之類的,這東西一直是張玄頭痛的地方,因為這種屬於植物變態,極為難求。

而這來源張玄也了解一點,那就是植物營養豐富了,在地下堆積,儲藏澱粉,於根部就成了根莖,於莖部就成了塊莖。

本來還打算慢慢培養種子,栽種讓其產生這一過程,然後再慢慢雜交選育,結果這人道之力自己就送了過來,更關鍵的是這只是一株普通植株,不含半點靈煞之氣。這下當真是想做夢就送來了枕頭,真是天助我也。

忙小心收回植物,看着天邊的太陽,身形一散消失在天地之中,待到再出現之時又回到了原地。

此時羅浮真人已經在此地等候,看向張玄捻須問道:「這是有什麼事嗎?連人道都化形跑來了。」

「沒事,弟子最近打算培育一種新的作物,這人道送來了一點東西,對培育作物有很大幫助。」

「原是如此,既然沒事,那我們該回去了。」

「師父,你不想知道弟子要培育什麼作物嗎?」

「為什麼要知道,既然你能引來這人道,說明這作物定是不凡,我又不懂這些,幫不上什麼忙,要知道做甚。反正看樣子定然是對人道有大好處,本來還想着安穩一段時間,你這傢伙又給我惹事。」羅浮真人說道此處,抬起扇子在張玄頭上打了一下,原本張玄身上接觸的人道之力一下就被打入了體內。

張玄苦笑,這是被師父教訓了,不過也是好事,因為自己體內又多了一道法則,人之法則。這是自己苦修多年都不得的東西,今天見到人道一面,被師父打了一下就出現了。自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好了,跟我回去。」羅浮真人臉上露出笑容,心中更加滿意,帶着弟子破開空間就出現在伏牛山上。

與此同時,人道之力來襲,萬妖林中的幾位妖神紛紛將目光盯向了發生之地,自己的新鄰居是要搞大事啊。

貙虎和熊羆兩位妖神對視一眼,發動能力往發生之地算去,破開重重天機阻攔,看見了被羅浮真人帶走的張玄,但是只是看到人,至於修為就沒看到了,畢竟人家不在三界之中,看得到就怪了。就連人,都是透過人道之力看到的。

至於這兩位為什麼會用人道之力,看看人家前任主人是誰就行了。

看到張玄,熊羆妖神還是有點印象的,畢竟半年前還見過一面,修為也就元嬰期,沒想到竟然引來了人道關注,看來此子日後必定是妖族大敵。而妖族對於這種人,那都是習慣下黑手的,畢竟這是種族之戰,可容不得自己半點馬虎。尤其是在這人皇將要出世的時間段,那更加要小心。

嶺南城,原本正在休息的黃澤在剛才人道降臨之時就清醒了,現在正看着桌上無故斷掉的毛筆心中有種不安感。

數萬里之外,連州之地,天子姬鴻臉色蒼白的看向南邊,剛才不知為何,人道之力突然暴動,自己體內的人皇龍氣衝出了身體往南邊去了,雖然現在又回來了。但感覺被消耗了太多。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太玄飛仙 陳無搖了搖頭。

「不,你親愛的阿貝多哥哥,不光沒說什麼時候帶你出去玩。

他甚至讓我轉告你,讓你這兩個月都不要再從禁閉室里出來了,如果他回來之後,你不在禁閉室里,以後就再也不帶你去玩了。」

陳無說的信誓旦旦,差點自己都信了。

「可莉小可愛,對不起,對不起!」

心裡一陣道歉。

「真的嗎?阿貝多哥哥真的是這麼說的嗎?你不要覺得可莉好騙,就騙我哦。」

可莉一臉懷疑,不過她的腳還是誠實的向著禁閉室走去了。

「你看這個,我真的沒有騙你哦。」

陳無拿出來自己臨走之前,阿貝多給自己畫的一副畫像,上面還有阿貝多的親筆簽名。

可莉情緒低落的低下頭,「那……那好吧,那可莉會回到禁閉室好好待兩個月的。莉莉絲再見!」

「可莉再見。」

「嘭!」

禁閉室的門再次牢牢關緊。

陳無此時的內心備受煎熬,「哎~今天又騙了一個小可愛呢。」

……

拉著莉莉絲的手,陳無一路慢悠悠的散步回了自家武器店。

結果正要開門,兩個完全不知道叫啥的愚人眾成員走了過來。

「你好!請問,你就是這家武器店的店主了吧。」

陳無自顧自的打開屋子的大門,讓莉莉絲進去先好好洗個澡,然後乖乖睡覺。

目視著莉莉絲聽話的回去二樓了,陳無才重新關上了大門。

後背倚著大門,陳無嘴角勾起一模奇怪的笑容。

兩名愚人眾成員看見陳無的表情,心裡都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個老闆,絕對有大貓病!」

「沒錯,鄙人姓陳名無,目前是這家武器店的店主,請問兩位愚人眾的外交使節……有何貴幹?

這兩名愚人眾的使節意外的沒有強勢,反而笑著擺擺手。

「貴幹不敢當,而是有事需要,求助於陳老闆。」

「哦?」

陳無笑笑,「能讓愚人眾有事求在我陳某人的頭上,這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哈哈哈,只要有騎士團還在的一天,陳老闆又怎麼會是不幸呢。」

凱亞的笑聲傳了過來。

三人齊齊轉頭看向一身正裝的凱亞。

凱亞走了過來,向陳無微笑招手,「呦!好久不見了,陳老闆。」

陳無點點頭,「好久不見。」

兩名愚人眾使節見到凱亞,終於迸發出了愚人眾該有的氣節!

「呵呵,這不是無能的西風騎士團嗎?怎麼不去解決龍災,反而來到這裡耀武揚威啊。」

陳無面無表情,心裡給這兩個不畏生死的愚人眾默默點了個贊。

「開玩笑,那可是凝冰渡海真君,是跟你鬧著玩的嗎?」

「哦?愚人眾又怎麼會知道我們西風騎士團無力解決龍災呢?」

凱亞目光深沉,在他心裡,這兩個侮辱西風騎士團的人,已經被他貼上了必殺的標籤。

「得想個辦法弄沒這倆人……」

陳無覺得凱亞現在一定是這麼想的。

其中一名愚人眾使節還要說什麼,卻被另外一名拉住了。

「說正事,剩下的還輪不到咱倆。」

被拉住的使節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你說得對。」

……

兩人重新看向陳無。

「陳老闆,其實我們這次來的目的也很簡單,我們倆只是使節團隊的先遣隊伍,負責大部隊的住所等問題,但是我們到達歌德大酒店的時候……你知道的。」

「所以,你們希望我陳某人識趣一點,將大把大把的摩拉讓出去?」

陳無接上了話,然後搖了搖頭。

「抱歉,我是個商人,從來不做賠本的買賣。」話音停頓了一下,在這神情目光糾結的愚人眾的注視下,陳無緩緩道,「所以……得加錢!」

聽到這句話,兩名愚人眾雙雙鬆了口氣,兩人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明日會帶著陳老闆滿意的價格,再來這裡的。」

「慢走不送哦~」

陳無擺了擺手,看著一臉神色不悅的凱亞,打趣道:「怎麼了?[午後之死]又賣光了不成?」

「嗯,而且……」

凱亞點點頭,正要說些什麼關鍵信息。

陳無連忙捂住凱亞的嘴,「停停停!你別再說下去了,我不摻和。」

凱亞沒好氣的拽下陳無的手,呸了一聲。

「不說就不說,反正你明天就會來求著我說,哼!」

說完,凱亞轉身,打開了酒館的大門,停頓一下,走了進去。

「呼~總算完事了,洗澡!洗澡!」

陳無就這麼原地伸了個攔腰,然後就看到路過的或可愛,或嫵媚的少女少婦們對著自己指指點點。

嚇得他急忙打開店門,鑽了回去。

關好門,莉莉絲正在廚房「叮叮咣咣」的擺弄著廚具。

一陣亮眼的金色光芒閃過,莉莉絲鍋里的菜,做好了。

「哥哥!哥哥!我特意請香菱姐姐教會了我璃月的幾道菜,來嘗嘗吧,家鄉的味道哦~」

莉莉絲端著盤子,還神神秘秘的在上面放了不透明的蓋子。

「哥哥,你期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