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

「你這該死的華夏人!這裏是奧夫加涅家族!不是你的華夏!」一個血族怒道。

但是薛維連看都沒看,反手就是一巴掌。

霸天決直接爆發,只看到一個掌印憑空出現,瞬間穿透了對方的身體。

下一秒,那血族直接變成一團血霧。

這傢伙竟然動真格的!

「好了,又有一個找死的傢伙,誰不想找死,誰可以先說,我這個人最信守承諾了。」薛維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對於這些外國人,薛維可是沒有絲毫好感。

當初三四十年代的時候,北美這個國家可沒少干有損華夏的事情。

所以殺了這些人,薛維心裏不會有任何的負罪感。

「你!」又是一個年輕人一副義憤填膺的看着薛維。

轟——

只看到又是一道流光飛出直接貫穿了他的身體。

「你們是怎麼回事呢?難道這麼想送死嗎?既然這樣,那我就把你們全部殺了。」薛維一副聳聳肩。

看着薛維那一副微笑的樣子,奧夫加涅的人終於感到害怕了。

「我說!我說!我說!」

一個年輕人似乎真的被薛維給弄怕了連忙站起來。

薛維一副滿意的看着對方。

「這樣不就好了,傑爾斯,我知道這些都是你的族人,但是有的時候不對這些扭曲的傢伙動手,是沒有辦法得到回報的,我可以將你直接掌控整個奧夫加涅,這些人你也有權利留,或者不留。」薛維說道。

「這…薛總…」

傑爾斯是萬萬沒想到薛維竟然會用如此凜冽的手段來瞬間制服了整個奧夫加涅家族。

不過顯然這個辦法是很有效的。

周圍的血族一看,連忙對着傑爾斯匍匐在地。

「偉大的傑爾斯,您將是我們奧夫加涅的最終的繼承人!希望您能看着我們是您的族人的份上饒了我們。」所有人不斷高呼著。

不等傑爾斯說話,薛維又站了出來。

「我說你們腦子是不是有病,想要效忠就趕緊將傑爾斯的父母請過來啊!你們這樣跪着還不是一點作用發揮不出來?」薛維不禁無奈的說道。

幾個血族一聽,這確實有道理,連忙朝着一個方向衝過去。

薛維拍了拍傑爾斯的肩膀。

「怎麼?有點接受不了?」薛維輕輕問。

傑爾斯嘆了口氣點點頭道:「確實,我或許幻想過您將奧夫加涅制服的樣子,但是遠遠沒想到會這麼快。」

傑爾斯不禁苦笑道。

那這也不證明,薛維想要滅掉整個奧夫加涅家族那是輕而易舉嗎?

好在自己提前表忠心,不然的話,恐怕倒在地上的還有自己吧。

「確實沒有想到,不過或許這也是最好的結果吧,薛總,我帶您參觀一下奧夫加涅的主堡吧,這裏除了族長在這裏居住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進入。」

說着,傑爾斯便帶着薛維進入了眼前的主堡。

已經去薛維不禁長大了嘴巴。

這古堡之中真的還保留了最純正的中世紀風格。

尤其是古堡前方的王座之上,那更是顯得極其有壓迫感和年代感。

「如果這裏當成一個景區,那麼你們奧夫加涅家族又會多出一個賣點。」薛維看着周圍不禁說道。

「奧夫加涅家族在中世紀的時候便已經存在,那時候奧夫加涅還很輝煌,所以奧夫加涅家族的古堡也是建造的極其奢華,只是現在經過了歲月的摧殘,這古堡也失去了他本身的顏色。」傑爾斯不禁嘆息。

「很正常,我們都不能阻止時間的消失,但是能夠保留到現在這種程度已經很好了。」

說着,兩個人便走到了王座面前。

「現在這個位置是你的了,不考慮坐一下?」

薛維指著不遠處的黃金王座。

傑爾斯彷彿要上前一步,但是還是極力剋制了,看着那王座,傑爾斯眼中也有一片火熱。

畢竟誰不想坐在這上面?

只要能坐在這上面就相當於掌控了一整個家族啊!

「不了,薛總,我深知道自己的境界和實力,我現在是匹配不上這個王座,只要我有實力之後,我會用我的實力來證明,這個王座就是給我準備的!」

傑爾斯說着不禁握緊了拳頭。

薛維默默的點點頭沒有說話。

人各有志,每個人都在為了他的目標而活着,最起碼傑爾斯知道自己要幹什麼,要知道自己承擔的是一份什麼責任。

「像你這麼有悟性的已經不多了,你要是在華夏,很容易遁入空門。」薛維不禁笑道。

就在這時,古堡的大門也重新打開,只看到四個人被摻入進來。

傑爾斯一看,連忙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將自己的母親扶好。

「母親,父親,爺爺,溫特。」傑爾斯的語氣不禁有些激動。

最起碼自己的父母都完好無事的站在自己面前。

傑爾斯的父親,布里格也是一副寵溺的看着自己的兒子。

「在我們素被關進去的時候,我們最擔心的還是你,沒想到半年時間不見,你的實力竟然可以增長到現在這種地步,真的不愧是我布里格的兒子!也真不愧是奧夫加涅家族的繼承人!」布里格驕傲的說道。

傑爾斯有些害羞的撓撓頭。

倒是傑爾斯的爺爺布雷克斯特一直在看着薛維。

現在的布雷克斯特其實還是被禁錮著,但是這一點都不妨礙他觀察薛維。

布雷克斯特能感受的很清楚,這華夏人絕對不是普通人。

。 小演員走了幾次戲導演都不滿意,要喬音和蘇筱去走戲。

喬音亞歷山大,一邊走一邊琢磨劇本,再結合小演員們的不足之處,她吸收了一下,按照自己想的來了一遍。

導演驚嘆:「果然是好苗子,我這次就沒白花錢,聽說很能耍大牌,也沒看到喬音怎麼耍,看來還是有人想要害喬音。」

今天走戲的還有林倩,林倩是靠關係進來的,她很難地弄了個女三的戲份。

喬音和蘇筱下來,林倩就去找蘇筱,下場就是她和蘇筱走戲了。

「蘇老師,你能幫我試試戲么?」

林倩覺得蘇筱這人不錯,他能幫喬音講戲,那她也一定行,畢竟她和喬音都算是新人,她自覺地哪裡都比喬音強,所以很自信。

蘇筱看了林倩一眼,剛剛還溫和的臉,一下就陰沉了下來。

「我沒什麼時間,你自己悟吧。」

蘇筱不是很高興,看了眼一邊一起的助理,明顯是責備助理,不把人看住了。

什麼人都能來找他?

助理急忙請林倩去一邊,林倩有些不服氣:「為什麼你能幫姐姐,不能幫我?」

蘇筱有些意外,看了一眼已經回去的喬音,又看向林倩。

「你們是姐妹?」

現在的姐妹有很多,蘇筱對姐妹的定義很廣泛。

林倩靈機一動:「我是她繼妹。」

「……」

蘇筱有一點點的意外,但也沒多說什麼。

「那你走戲吧。」

蘇筱對林倩的身份不感興趣,他先回了他的保姆車。

林倩心有不甘:「蘇老師,我很希望你能幫我,那樣你也會輕鬆一點,我現在吃不透的話,走……」

「那是你的事情,你如果不能走好,那就換人。」

蘇筱說完坐到車裡,看也不看林倩。

林倩起得用力跺腳。

助理上了車蘇筱才看了一眼外面,跟著才說:「這種人以後少讓他靠近我。」

助理急忙答應:「知道了。」

「你去問下喬音,中午吃飯要不要對戲?」

助理愣了一下,抬頭看著蘇筱:「我們主動去約喬小姐對戲?」

「你不能叫她喬小姐,叫喬老師。」

助理更驚訝了:「知道了。」

喬音上車就看到陶桃睡著了,人不是很好,不知道遭遇了什麼事情,她說她沒有反抗,但看陶桃的狀態,是被強迫的。

喬音打算查查這件事,但還要陶桃配合才行。

原本有陶桃幫忙,喬音很多事情都很輕鬆,就算要走戲,陶桃也可以幫忙看看劇本,現在好了,她什麼都要自己來。

吃飯都要自己去買。

喬音正打算打電話給陸景深,有人敲門。

喬音打開門,看到蘇筱的助理:「你有事?」

「蘇老師要我來問下喬老師,你中午吃飯的時候要不要對戲?」

「我都可以。」

喬音是新人,總要虛心一點,蘇筱是娛樂圈的大佬,人家拍戲好多年了,能一起對戲也是好事。

助理很滿意:「那我先回去了,等午飯的時候請喬老師過去。」

「那個……我過去的話可能不行,我經紀人昨天晚上跟她男朋友不愉快吵架了,她現在情緒不穩定,我要陪著她。」

「那我們過來。」

助理的目的就是約,只要約下來,在哪裡都一樣。

喬音答應了助理就先回去,喬音才給陸景深打電話說她這邊的事情。

「對戲有什麼好的,我去接你,我們對別的。」陸景深下午還要出去,中午要和喬音吃飯才香。

喬音臉紅:「太白天胡說什麼,不害臊!」

「自己老婆害臊什麼?又不是別人。」

陸景深起身,打算去找喬音。

喬音很為難,看著睡著了還在吸鼻子的陶桃,現在走了這丫頭怎麼辦?

至於那個蘇筱,根本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了。

「老公……」

喬音覺得特別對不起陸景深。

「什麼?」

「陶桃發生點事情,她好像被人那個了。」

喬音說得很小聲,陸景深聽出來是什麼事還有些意外:「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晚我們分開,我想讓你問問寧總,他是什麼時候和陶桃分開的,陶桃現在很難過,她在寧總公司上班,認識了一個年輕的職員,兩人戀愛不久,發生這事她告訴了對方,結果慘遭分手了。」

「是么?」陸景深覺得這事也正常,畢竟沒有那麼深厚的感情,提出分手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