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陳西墨晚上沒有回酒店而是跟木兮回家去住了。

木兮在回家的路上就已經給她媽媽打了電話了,告知今天西墨跟她回家。

所以到了家裡,木媽媽就從廚房裡出來了,笑著招呼著:「西墨,好久不見了。」

以前的時候,陳西墨也經常跟著木兮回家蹭飯,木爸爸木媽媽也很喜歡閨女的這個好友。

陳西墨又嘴甜,跟在後面叔叔阿姨的叫的木爸爸木媽媽樂呵呵的。

「阿姨,好久不見了,您還是那麼好看。」

陳西墨笑眯眯的把手裡的水果送過去。

木媽媽嗔怪:「你這孩子,怎麼還帶著東西,」

隨後又對著木兮道,「開心,你這怎麼回事?怎麼能讓西墨買東西呢!」

木兮躺著中槍,她張張嘴:「我攔不住,西墨非要買。」

她看了眼好友,看吧,我說不讓買吧。

陳西墨攬著她的肩,笑著對木媽媽說:「阿姨,您別怪開心,我這回自己家吃飯買點水果這不是應該的嗎?再說了,我都好久沒見到阿姨了,阿姨,咱們今晚吃什麼啊?」

她說著伸著頭往廚房看,古靈精怪的樣子逗得木媽媽直笑。

「阿姨正在做糖醋排骨,」木媽媽這才算把水果的事翻了片,「你們兩個過來給我幫忙。」

「好嘞,」

陳西墨行了個軍禮。

就是因為木家父母都沒有把她當外人,所以陳西墨以前才會這麼喜歡在木家蹭飯。

三個人在廚房忙活的差不多了,才聽到門口的鑰匙擰動的聲音。

正好陳西墨端了做好的糖醋排骨出來,見到剛下班的木爸爸,嘴甜道:「叔叔好。」

「喲,西墨來了,」木爸爸也很喜歡閨女的這個好友,見到陳西墨也很高興。

西墨笑笑:「是啊,叔叔,我來蹭飯了。」

木媽媽從廚房裡喊道:「老木,洗手吃飯了。」

陳西墨笑著又去廚房端菜去了。

等四口人坐在飯桌上,木媽媽給幾個人盛了米飯。

「西墨,你怎麼有空過來京都這邊?」木爸爸接過妻子盛好的飯,看著坐在閨女身邊的小姑娘問道。

陳西墨彎眼道:「叔叔,我爸這次來這邊出差,正好我們剛考試完,我請了幾天假就跟著過來了。」

「這樣啊,正好快到周末了,你跟開心也好久沒見了,在家多住幾天。」木爸爸沒有多問,笑著說。

木媽媽給陳西墨和木兮夾了菜,笑著說:「是啊,難得你們兩個感情這麼好。」

「正好我看看學校里有沒有欺負開心的臭小子。」陳西墨笑著對木兮挑了挑眉。

木兮看懂了她的意思,只是當著父母的面,自己不好說什麼,只是給陳西墨夾了筷子排骨:「我可不是好欺負的。」

她說完就想起那天她「打」了秦淮一下,她低頭往嘴裡夾了米飯,她都會「打人」了呢!

木爸爸木媽媽沒多想,笑呵呵的招呼兩個小的多吃菜。

吃完飯,木媽媽也不用她們幫忙了,直接把她們兩個趕回房間去了。

「老木,過來幫我洗碗。」

「來了。」

陳西墨和木兮對視一眼,抿著嘴笑了。

兩個人見真的不用她們幫忙,就進了木兮的房間。 別墅之中,除卻一樓還是燈火通明之外,住在二樓上的南叔已經早早的洗漱過,靠坐在床上看當天的報紙。

老年人仍舊保持着這個習慣,一如他當初進入社會上時,慣用左手一般,這些都是老習慣。

結束了一天的喧囂,海城的夜色很美,南叔曾經對張術說過,往往隱藏在地下的,才是一個城市最終的本質,而今夜,註定不平靜。

南叔已是暮年,雖然還能與張術這等年輕人過過招,但體魄和心態都着實老了,不一會兒的功夫,便看到南叔已將報紙輕輕地放在一旁,摘下了老花鏡,苦笑着搖了搖頭。

人不服老真的不行,至少現在自己沒有老花鏡這等東西,就連報紙上的小字都看不清楚。

南叔打了個哈欠,拉上了被子,習慣性的,在南叔關燈的這一刻,站在門口的馬仔進來看了一眼,確定沒有任何問題之後,走進了南叔對面的房間,那是一個小小的休息室。

而就在這個靜謐而深沉的夜晚,一個身影卻悄悄地潛入進南叔的別墅大院之中。

別墅里的馬仔並不多,僅僅有十幾個人,都是用傢伙的高手,更心狠手黑,是南叔親自挑選出來護衛在自己身邊的人。

南天林年歲大了,自然覺少夢輕,稍微有一點輕微的聲響,南天林也能敏銳的爬起身來。

然而在這一夜,南天林似乎睡的異常安穩,毫無徵兆地,房間紫紅紫紅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來。

只看一個黑影摸著黑,出現在南天林別墅的二層,一層的大廳他並未經過,而是熟稔的打開二樓的窗戶,躡手躡腳的走在二樓的走廊里。

似乎一切都異常的順利,這個黑衣人十分瘦弱,但卻能透過他的緊身衣看到那異常發達的肌肉和骨骼,一雙手上遍佈老繭,就好像是一雙干盡了粗活的大手。

「唰。」輕微的一聲聲響。

年輕的瘦弱男人從自己褲腿的地方抽出一把軍刺,上面有三棱,三棱軍刺沒入人體之後,能夠帶出一條條的血肉,扎在動脈上,能將所有的血液放空,這樣厲害的裝備,除了軍隊里,別無分號。

南天林睡的正安穩,從未想到會有人進來,而此刻,年輕而瘦弱的黑衣人已經輕輕的打開了南天林的房門,在關上門的那一個剎那,他似乎並不擔心被發現,只是在遠處看着躺在床上酣睡的老人。

不可否認的是,他早在先前就已經在報紙上下了麻痹粉,所謂麻痹粉實際上是一種醫療藥粉,成分構成類似於嗎啡,有着麻痹神經的作用,在南天林的手接觸到那份報紙的時候,這一切實際上就已經開始了。

年輕而瘦弱的男人離南天林的床榻越來越近,但神情仍舊是不急不躁,似乎想看看這個在海城一手遮天的人物到底長什麼樣子。

然而,南天林的模樣終究是讓這個年輕人失望了。

他太老了,雖然才剛剛過花甲之年,但在社會上,這個年齡還沒有死傷的人,其實算得上是一個奇迹,因為南天林既沒有在當權時被火併掉,更沒有因為年輕人想要上位而被幹掉,不得不說,南天林已經足夠幸運。

但幸運到了今天,就已經到了頭,瘦弱的年輕人終於止住了觀看的興緻,手中緊緊地握著的那一把軍刺。

好似終於下定了決心,就在現在,幹掉南天林!

只看當年輕人手中的軍刺瞬間刺向南天林之時,幾乎是不可抑止的,聽見了一聲令他恐懼萬分的聲音。

那聲音的來源正是南天林。

「你要刺殺我?」南天林忽然從床上坐了起來,並且一隻手穩穩噹噹的抓住了那個年輕人的手腕,冷聲開口說道。

年輕人急忙掙脫,沒但卻發現,南天林已經完全沒有先前那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樣,兩個人就連力量也是相當。

只聽南天林冷哼了一聲說道:「在這個不大不小的江湖上,想殺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說着,便看南天林從被窩裏頭抬出一隻手,手上端著的正是一把勃朗寧手槍。

當下,年輕人的面部肌肉一下子硬住了,不由得淡淡開口:「南叔果然夠膽量,現在的江湖,像你這樣的大佬不多見了。」

南天林看着眼前的年輕人,只是淡淡的開口說道:「既然如此,你來刺殺我總需要一個理由。」

眼前的年輕人忽然嘆了一口氣:「有人想要你的命,我自然會辦到。」

南叔眉毛一挑:「誰?」

年輕人不說話,只是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幾分,卻不料南天林猛地掀開被子沖了下來,直接一腳飛出,重重地踢在年輕人的手腕上,冰冷的軍刺將南天林的腳踝劃破,瞬間鮮血直流。

年輕人冷笑一聲,立刻向前,拳頭緊緊地攥著,關節泛白,猛地朝着南天林砸了過來。

就在這時。只看南天林房間的門一下子被撞開,早在先前,在這個年輕人進來的那一個剎那,便徹底的將南天林房間的門鎖反鎖上。

黑狼首當其衝,當他看見南天林的腳踝已經鮮血直流時,不由得發出一聲怪叫,緊接着拚命的朝着這年輕人攻擊。

年輕人看刺殺計劃已經敗露,下一刻便撞碎了南天林房間之中的玻璃,隨即從二樓跳了下去。

黑狼也不含糊,猛地又是一撞窗戶,將那尚未被徹底撞碎的玻璃撞的七零八落,身影也隨即出現在了年輕的黑衣人身後。

黑狼大聲的吼叫着:「你TM給老子站住!」

下一刻的瞬間,便看黑狼從懷中掏出手槍,隨即擊發了一顆子彈!

「砰」的一聲,年輕的黑衣人在逃竄之中中了一顆子彈,子彈從他的肩頭擦肩而過,而緊接着,黑狼出手便從未停止,只看就在這一瞬間,便看這年輕人的身上已經有幾處傷口在不停地流血,而年輕人則是一臉毫不在乎的模樣,繼續朝着前方逃跑。

不遠處停放着一輛車,只看年輕人絲毫沒有費力氣,猛地一下子鑽入車中,隨後則是瘋狂的逃竄。

這時南天林手底下的馬仔已經衝到了別墅的院落當中,黑狼惡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給我查!這個人到底是誰!你們都給我出去,去追蹤!他身上有傷,即便是開車也一定走不遠,派一些兄弟到藥店醫院去等,看見他就給老子抓回來!」

「我要扒開他的皮!」黑狼咬牙切齒。

南天林這時正在卧房之中,早有家庭醫生給他包紮好了傷口,黑狼隨即從樓下走了上來,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南叔!」

南天林擺了擺手:「什麼事?」

黑狼一臉懊惱:「都怪屬下看護不力!」

南叔無所謂的點了點頭:「在這個不大不小的江湖上,想殺我的人多了,只是這個小子的來路不明,你去查一查。」

黑狼躬身領命,隨後便出了門。

翌日清晨,菜胖子難得起了一個大早,焦急的走到張術的房間:「張術!南叔被刺了!」

這個消息就如同一個重磅炸彈,不管是誰聽了都會覺得震驚不已,南天林是什麼人?那可是海城的地下皇帝!

看着菜胖子一臉焦急的模樣,張術的心情也十分忐忑:「結果怎麼樣。」

菜胖子拱了拱手:「幸好黑狼他們來得及時,南叔沒事,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

張術點了點頭:「走,我們去看看。」

菜胖子等的就是張術這句話,當下還有什麼好說?只看菜胖子急匆匆管張術要了車鑰匙,這便你下了樓。

去見南天林,總不能空着手,而作為一個南天林喜愛並追捧的晚輩,張術提一些普通的禮物反而有些說不過去。

只看張術心念一起,當即趁著菜胖子不在,打開了黑鐵戒,從中攝取出一些新鮮的魚蝦來,裝在保鮮箱中,慢吞吞的抬下了樓。

趙雅婷早已經在等候,甚至有些不耐煩,她還沒有見到南天林,無法確認南天林的情況,更不知道南天林那裏究竟發生了什麼,只看趙雅婷一臉的焦急,看到張術出來急忙打了一個招呼:「張術!快上車!」

張術自然知道趙雅婷的心情,將巷子放在後備箱后,便急匆匆地上了車,趙雅婷二話不說,立即發動了車子,朝着南天林的別墅駛去。

不多時的功夫,趙雅婷和張術以及菜胖子一行三人已經到了南天林的別墅之中,趙雅婷心中焦急,從她接到南天林遇刺的消息開始,心中就一直止不住的驚慌。

她知道南天林的秉性,再嚴重的事情到了南天林的嘴裏也就變得無足輕重。

只看趙雅婷二話不說,急匆匆的衝上了樓,這才看到南天林的模樣。

此刻的南天林躺在床上,身邊還有家庭醫生在仔細的看護著,趙雅婷這才微微的感覺到放心了一些。

走上前開口問道:「義父,您沒事兒吧?」

南天林擺了擺手,表示這是小問題,沒什麼事,張術和菜胖子一人抬着一個箱子走了上來,滿頭大汗。

南天林一看見張術,「小張來了。」

張術和菜胖子點了點頭,菜胖子不由得埋怨道:「南叔,你怎麼光看見張術沒看到我?」

南天林笑了笑,對着菜胖子開口說道:「看到了,你心寬體胖,我怎麼能看不到?」

張術嘿嘿一笑:「南叔,這些都是最新鮮的河鮮,正好用來補補身子。」

南天林笑罵了一聲:「我又沒有病,亂補什麼?不過你拿來的這些東西我喜歡。」

張術一聽,也是會心一笑:「南叔,您的傷……」

「沒事,只是刮破了一點皮肉,不礙事,你們都是聽誰說的?」

趙雅婷埋怨的看了一眼從外面走進來的黑狼,看見南天林並無大礙她也就放了心。

黑狼自覺理虧,在與趙雅婷通話時,黑狼的語氣急速,更兼有心中還有那一股子不平之氣,恨不得將昨天晚上的黑衣人抓住生吞活剝,趙雅婷自然以為南天林受了重傷,這才急匆匆的趕來。

。陳乾一起身之後,林弱弱也跟著起來了。

她很好奇,一個似是而非的半成品圖紙,他就看一會兒就能弄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