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賬號生成完畢!】

【這是您的賬號和密碼,您可憑此賬號密碼登錄峽谷之巔!】

看著系統顯示的面板,葉天也是將他的新號ID丟給萌面酥。

「那就玩一局,今晚我還是要以這個主號為主,這是我另一個號的ID……」

在直播間等了幾分鐘,正在直播的萌面酥不可能一直等下去。

就在她打算自己先開一局時,葉天的回復讓她喜出望外。

最近她玩扎克打野,在鑽一卡了好久。

也不知道最近她是不是走霉運了,經常遇到那些怎麼幫都幫不起來的上單和中單。

原本自己單排打上大師的她一路掉分到鑽一。

這兩天,唯一讓她記憶深刻的就是昨晚偶遇葉天的阿卡麗那局。

葉天的阿卡麗沒怎麼需要她的幫助,就靠著個人能力自己先打開了局面。

已經好幾天沒碰到這種中單,萌面酥自然是查了下葉天的戰績。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葉天在峽谷之巔的白號定位賽十連勝,把把超神MVP,玩的最多的就是阿卡麗中單。

只可惜當時忘了加葉天的好友。

今天沒想到這麼有緣又遇到葉天,想轉轉運的萌面酥就對葉天表現得特別熱情。

總算是爭取到葉天的好友,雖然只是打一把,但萌面酥還是格外珍惜。

在她看來,只要有第一把,就會有第二把。

本身就是一名峽谷之巔技術型主播,她相信以後她和葉天雙排的機會還多的是。

今晚先來一把,好好發揮,爭取讓葉天也認可她打野的實力! 「是。」費爾加南的十幾個手下應了一聲,立刻朝弗格森和尼克走去。

剛才,他們聽到費南加斯說,那個人是這個世界上最有權勢人物的時候,就已經明白過來,費南加斯所說的人是誰。

尼克和弗格森竟然要去他們去弄死那個男人,簡直是想要把他們推進地獄,他們恨不得將弗格森和尼克千刀萬剮。

「不,費老大,你不能這麼做,我們曾經是兄弟,你不能殺我!」尼克驚慌道。

「不要說我們只是曾經的兄弟,就算我們現在還是兄弟,你都必須得死。」費爾加南面無表情道。

他不弄死尼克,暗影殿的人絕對會派人來弄死他。

怎麼選擇,根本上不用考慮。

弗格森驚慌道:「這件事情是尼克要做的,我是被他慫恿的,不關我的事,你們不能殺我。」

費爾加南冷哼道:「你這個死肥佬,要怪只能怪尼克,誰叫你聽尼克的話,你跟尼克一樣,都必須得死。」

十幾個黑人把兩人制住。

有兩個黑人,各自拿出一把匕首,毫不猶豫劃過還在掙扎的尼克和弗格森的脖子。

頓時,鮮血四散噴濺。

兩人不斷掙扎求饒,卻是無濟於事,很快便沒了氣息。

臨死前,尼克無比懊悔。

自己就是像平常一樣走路,怎麼就惹上了這麼一個大人物。

若是能夠重活一世,他絕對不會這麼囂張跋扈,而是當個優質的全名偶像。

弗格森同樣無比懊悔。

他最恨的不是方井然,也不是費爾加南,而是尼克。

若不是尼克,自己也不會攤上這件事情。

若不是尼克,自己更不會跟著跑來這裡送死。

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

費爾加南親自檢查,確定兩人已經死亡,才叫手下處理屍體。

這種事情,他們有著豐富的處理經驗,倒是不用怕被人發現。

……

次日上午,方井然和柳寶,前往參觀自由女神像。

紐約這座世界上最為繁華的大都市,能去的地方太多了。

布魯克林大橋,中央公園,百老匯劇院,時代廣場,帝國大廈,唐人街……

昨天晚上,柳寶就計劃好了,今天先去參觀自由女神像,然後到著名的哥倫大學參觀,晚上到時代廣場。

參觀了自由女神像,下午三點多,兩人前往哥倫大學。

哥倫大學是米國的常春藤院校,米國歷史最為悠久的五所大學之一。

不管哪家研究機構以什麼方式搞大學的排名,哥倫大學都能排在世界前十名。

哥倫大學培養出了羅斯福等好幾位米國最高層,更有許多國家的高層,很多跨國企業巨頭的高管,都是從哥倫大學畢業的。

其學術地位同樣響徹世界,總共培養出了九十六位諾獎得主。

哥倫大學每年都會吸引世界各地的優秀學子,來這裡求學。

車輛停在哥倫大學門口的停車場,方井然和柳寶一行人下車,往學校走去。

快到學校門口的時候,看到前面有幾個白人青年正圍著一個華國年輕女子。

華國年輕女子一臉憤怒的說著什麼。

幾個白人青年嘻嘻哈哈,為首的白人青年一身名牌,表情猥瑣的盯著華國年輕女子。

柳寶懷著好奇心,拉著方井然過去圍觀,想要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美女,跟我走吧。」為首的白人青年用目光肆意侵略著華國年輕女子的嬌軀,「我有顏有錢,某方面也很強大,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我知道你們華國女人都比較含蓄,明明很放蕩,卻裝出一副淑女的模樣,太沒意思了。」

「你應該把你內心狂野的想法說出來,這樣才能真正的融入米國社會。」

白人青年泡妞一向都是手到擒來,基本上沒有女人會拒絕他。

但是,凡事總有例外。

他都快把口水都說幹了,都沒能讓這華國年輕女子投懷送抱,讓他有點不爽。

然而對方越是這樣,他就越想得到。

平時太多女人對他投懷送抱了,這個華國年輕女子拒絕他,讓他有種莫名的興奮,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征服這樣的女人,似乎更有成就感。

這種行為,說的不好聽的,就是犯賤。

當然了,他很享受這種當街調戲良家女子的感覺。

這種感覺,能夠給平淡無趣的富二代生活增添些許樂趣。

「我告訴你,我們老大是哥倫大學鼎鼎大名的凱文洛克,洛克家族的繼承人。」

「洛克家族是米國的大家族,我們老大想要跟你玩,是你的榮幸。」

「你滿心不情願的樣子,實在是對我們老大的大不敬。」

凱文洛克身邊的一人,普及了一下凱文洛克的身份。

「沒錯,你不情願,就是不給我們老大面子。」

「我們老大能夠跟你玩,是你的榮幸,你別給臉不要臉。」

「趕緊跟我們老大走,否則讓我們老大不高興,你吃不了兜著走。」

其他白人青年紛紛開口。

這些人,都是凱文洛克的狗腿子。

他們平時吃凱文洛克的,喝凱文洛克的,凱文洛克想要泡這位華國年輕女子,自然是要賣力表現。

他們覺得,不把助紂為虐進行到底,都對不起凱文洛克。

「你是洛克家族的繼承人?」華國年輕女子有些驚訝的說道。

洛克家族是紐約的金融家族,以紐約為中心,輻射整個米國。

其在米國的分量,可以排進米國大家族的前十,是米國的絕對豪門。

只要是成年的米國人,就沒有不知道洛克家族的。

「沒錯,知道了我的身份,還不快點到我的懷裡來?」凱文洛克一臉傲然的說道。

「原來米國洛克家族的繼承人,竟然是你這樣的紈絝子弟。」

「我是哥倫大學的學生,哥倫大學是米國的常春藤院校,學術殿堂。」

「你在哥倫大學門口做出這種事情,不覺得丟你們洛克家族的臉嗎?」

華國年輕女子皺眉,冷冷道。

「你是哥倫大學的學生?太好了!」

「我也是哥倫大學的學生,我爸還是哥倫大學的校董!」

「如果你不按照我說的去做,我就讓哥倫大學開除你!」

凱文洛克陰仄仄笑道。

「你無恥!」華國年輕女子怒斥道。

「沒錯,我就是無恥!」凱文洛克恬不知恥道,「我就是喜歡強迫美女跟我玩,這樣生活才有意思!」白曦三人找了一處稍微寬敞的地方,又就地取材,用枯樹枝搭了一個簡單的木架。

夜晚的原始叢林,地面上會有很多小動物和昆蟲出沒。

這個簡易木架,可以將他們與地面隔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