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父跟着點頭:「好,但是如果別人用家世欺負你,我不會坐視不理,父親替女兒出頭,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天經地義嗎?

陸玖玖的心在顫慄。

獨立成長了這麼多年,她還真的不知道被人保護是怎麼樣的一種滋味。

「那…那這個稍後再說。」

「還有,唐念…我不管你們到底對她還有沒有感情,總之,我不希望在看到她,尤其是在你們家看到她。」

既然被給予了被愛的權力,陸玖玖也想任性一點。

她在將話說出口時就抬起頭認真的注視着在場的每個唐家人。

她打算,如果他們稍微露出一點猶豫,或者反過來教育她,那她就不再考慮唐家任何事。

反正她沒有親生父母在身邊也長這麼大了,餘生幾十年,她自己也能好好的。

唐父:「唐念不會回來了。」

唐母:「她也不會再出現在唐家,我只有你一個女兒。如果她真的回來了,我會在第一時間起訴她的母親和她。」

唐謹行:「不是你們家,是我們家。」

唐謹行:「我們家已經把過去那個人的住的東西全部燒毀掉了,房子也拆了。如今空着地,以後你想回去了,再重新建,喜歡什麼樣就做什麼樣的。」

房子都拆了?

不僅是陸玖玖,唐父和唐母都驚呆了。

尤其是唐父,雖然父子二人平里並不怎麼交流工作以外的事,但唐父對自己的兒子還是非常了解的,他這個大兒子天生就冷血,別說照顧人感受了,日常不嘲諷唐念就算不錯了。

所以…

這便是血緣的力量嗎?

「這…這拆房子倒是也不必。」陸玖玖過了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理智。

「拆都拆了,留着也是礙眼。」

「哦對了,其實我不喜歡做生意,我喜歡當醫生,要不咱們換換,我替你去賣葯,你來繼承家業?」

陸玖玖:???

唐母:「這不行,玖玖還懷着孕呢,起碼要等她把孩子生了之後,等孩子生了,可以請人幫忙帶了,玖玖想忙事業再忙。」

唐父:「是啊阿言,你了解玖玖的工作嗎?你就要和她換,別把你妹妹辛苦打拚的公司給搞黃了,坑龍家是小,不能影響你妹妹。」

陸玖玖:「……」

陸玖玖懵了。

不是,這唐家人的思路是不是有問題。

他們討論的難道不應該是把生意交給女人不行,怎麼說來說去,都是在吵唐謹行。

偏偏,她這個看起來冷冰冰的哥哥還配合的點了點頭,認真的和她道歉。

「抱歉玖玖,是我考慮不周了,我應該先跟在你身邊,先把你學的那些東西學會才是,這樣,我明天開始去你實驗室報告如何?還是你在家辦公,我直接過來?」

陸玖玖:「……」

見陸玖玖沉默,唐謹言也不煩躁,依舊很溫和的和她說話。

還掏出了自己的簡歷,十分專業的開始自我介紹,把傷感的認親現場,硬是變成了高端的招聘會。

專業的讓陸玖玖感覺他不是來應聘自己助理,而是來收購他們公司的。

「這…這個你讓我想想,等檢查結果出了再說吧。」

「好,不着急。」唐謹言微笑。眼睛的餘光瞥到角落裏男人的用品,他又開口試探道。

「玖玖,你打算和傅流琛復婚嗎?」

「如果不打算的話,你身上其實還有個娃娃親,要不要見一見人?」

門外。

傅流琛臉黑如墨,所以,他的情敵又要多一個了嗎? 此刻!

八臂惡魔誠惶誠恐,萬分恐懼的看着葉天傾。

他也是沒有想到,竟然會遇到葉天傾。

更是沒有想到,十個月前,在他面前還是螻蟻的葉天傾。

此刻竟然擁有如此驚天動地,斗戰蒼穹的恐怖戰力。

八臂惡魔瞬間就慫了。

他不想死。

葉天傾看着他:「你怎麼確定他們還活着?」

「他們應該也是進入聖墟大陸了,我們在尋找通往聖墟大陸入口的時候,在入口的地方碰到,然後在哪裏發生的大戰。」

「然後空間被撕裂,我眼睜睜的看着他們穿過空間,落在聖墟大陸的土地之上。」

「那個地方似乎靠近天河海。」

「我因為精通空間法則,所以就拚命的留在地球上,我是想着……天碑還都在惡魔島那,我吃有天碑,獨享天碑,等在研究幾百年,將其獨享,然後在想辦法進入聖墟大陸,那我豈不是無敵了嗎。」

「所以我就回來了。」

「只是我沒想到,沒想到……」

他苦笑着。

他是想說,沒想到會在遇到葉天傾,如果他早知道會這樣的話,他死都不來天雷山了。

葉天傾眉頭緊緊的皺着。

他凝視八臂惡魔,怎麼也看不出對方是在撒謊,覺得對方的話可能都是真的,並不是在欺騙他。

「所以說,現在惡魔島沒有強者了?」

「沒有主宰級別的高手了?」

他詢問道。

「沒有了,就剩下我自己了。」八臂惡魔急忙說道。

葉天傾冷笑。

旋即他沒有手下留情,直接將其廢掉,然後逼迫八臂惡魔,帶着自己前往惡魔島。

途中,他再度給李健嶺打去電話,表示自己晚些時日回家。

因為他藉助雷碑的力量,戰鬥力已經達到聖主級別。

所以葉天傾只用時半小時就來到惡魔島,並且順利進入。

當他從惡魔島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十日之後了。

這十天的時間,他將剩下的三塊天碑也都收服。

只是鴻蒙碑的靈智在沉睡,無法喚醒過來,這倒是讓葉天傾有些失望。

原本還幻想着。

自己此番得到鴻蒙碑,這樣就有雷碑之靈,鴻蒙碑之靈輔助他了。

但現在看來有點異想天開了。

葉天傾在惡魔島上,掃滅所有惡魔,這才離開返回華夏。

當然,有一些不算是太壞的葉天傾將其留着了。

那些無一例外,都是不朽九品巔峰,數量竟是達到恐怖的百位,葉天傾留着他們,讓他們以後在暗中保護李健嶺,李素琴。

這樣他在聖墟大陸,也能夠更放心了,李健嶺和李素琴也會更安全。

華夏,李氏酒樓!

李健嶺如往常那般在酒樓內逛著,看着絡繹不絕的賓客,李健嶺的臉上堆滿笑容。

曾經在李家的時候,備受打壓。

那時候他也就幻想着,如果有朝一日有自己的企業就好了。

現在!

李氏酒樓在華夏背負盛名,無數國外遊客,都慕名而來。

就在葉天傾此番離開的四個月里。

李氏酒樓的規模又增大十家。

按照李健嶺的想法,如此的發展下去,再過兩年的時間,李氏酒樓就會成為全球最大的酒樓,成為酒樓界的第一名。

「爸!」

就在李健嶺暢想着未來的時候,耳邊忽然響起熟悉的聲音。

李健嶺瞪大眼睛急忙轉身看去。

「女婿,你回來了!」

轉身便是看到葉天傾,李健嶺當即便開心的大笑起來,一把就將葉天傾抱住,哈哈大笑着。

「女婿,你怎麼自己回來啊,子涵那?」

「子涵怎麼沒一起回來啊。」

李健嶺趕緊追問著,緊緊的抱着葉天傾不舍的撒手,似乎是擔心撒手後葉天傾就會消失似得。

「爸,子涵正在閉關,估計還得過段時間才能回來。」

「等她出關之後,我一定第一時間,帶着她回來看你們。」

葉天傾看着李健嶺笑着說道,此刻他有一種浪子歸家的感覺,看着自己的家人心裏儘是溫暖。

。眾人注目下。

背包少年緩步蹬台。

他的身形在台上的眾人之中,略顯消瘦,身高不算高。

「敢上台了?想贏我?哈哈,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狂猴兒冷冷的盯着走上台來的林澤。

他的眼中,精……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三百七十四章太強了 旅館里,老闆搓著手問菲亞斯:「這位客人,要訂房嗎?」

「一間單人房,要最大、最乾淨的。」

「是是,請隨我來。」老闆比了個手勢。菲亞斯大搖大擺地起身,跟著他走向樓梯。

見他有地方住,楊陽三人疲倦地回房休息,德倫也借準備事宜為由離開旅館。

這就是最大最乾淨的房間?菲亞斯環顧室內,皺起眉頭。

憑心而論,這間足有半個籃球場大小的客房無論擺設還是舒適度都能擠身一流之列,可惜在住慣總統套房花園別墅的菲亞斯看來,仍是寒酸骯髒得可以。別說躺在那張梨木製的大床上睡覺了,他連沙發也不想坐。

「菲亞斯大人,入境隨俗,您就甭挑了。」

一看主人的臉色,波比就猜出他的不情願。

「波比。」菲亞斯一臉哀怨地瞅著它,「不會連你也要我睡在這種房間吧?我最寶貝的頭髮會起虱子吔!」

「才一個晚上,不會的。」

「不要!」菲亞斯一口否決。波比嘆了口氣:「那您想怎麼樣?把寢宮搬過來?先旨聲明,這麼做維烈大人……不,薩克大人一定會發現的。」那位血龍王,可不是好脾氣的魔界宰相,被全魔界的人踩在頭頂。

說來也怪,維烈分明擁有摩蘇當中最強的異能,卻膽小怕事,好像個天生的窩囊廢,和前任宰相的個性完全不同。

菲亞斯浮起狡黠的微笑:「不會的,我花一秒鐘搞定,他就算察覺到了也來不及定位。」

「好吧好吧,隨您。」

波比無奈,主人都鐵了心了,他這個小侍從還能說什麼?都怪維烈大人,把所有的上級魔族寵得無法無天,害他這種專門服侍的中級魔族整天忙得陀螺也似——收爛攤子。

使用了艾斯嘉的空間轉位道具,菲亞斯滿意地看著金碧輝煌的卧室,將外袍掛在精雕細鏤的長衣架上,朝柔軟的鵝絨寢床走去。與此同時,隔壁房間里,一隻放在桌上的行李包發出燦爛的紅光……